您的位置:主页 > 资讯 > 拍卖信息 > 揭秘书画拍卖潜规则:售假首当其冲
揭秘书画拍卖潜规则:售假首当其冲
中国著名书画家网 | 时间:2010-08-08 07:59 | 文章来源: | 作者:





今年春拍,王蒙《稚川移居图》4.025亿元成交  以7280万拍出的徐悲鸿天价画作《人体 蒋碧微女士》被质疑为赝品,让收藏界波澜四起  在这个行业,规则是一种制度,潜规则是一种游戏。遵守制度的人,只能被人领导,而读懂游戏规则的人才能如鱼得水。  2009年,吴彬的《十八应真图卷》拍到了1.68亿元,中国书画拍卖市场由此进入了亿元时代。  2010年,张大千的《笑痕湖》拍出1.008亿元,徐悲鸿的《巴人汲水图》1.8亿元,王羲之《平安帖》3.08亿元。2011年春拍,王蒙的《稚川移居图》拍出了4.025亿元。  直到2011年5月,齐白石的《松柏高立图・篆书四言联》拍出创纪录的4.255亿。  但业内人士普遍预测说:“4.255亿算什么?这样下去,将来拍上10亿都是有可能的。”  中国艺术品交易市场成交额步步攀高、步向空前繁荣的同时,不难发现,赝品充斥、精品流拍和天价拒付款等问题,都成了拍卖界的顽疾。有业内人士用卡夫卡的名言来形容现在的市场,是“举目四顾,只有作业,没有学生”。  有争议的“瑕疵不担保”条款  《拍卖法》第61条规定:“拍卖人、委托人在拍卖前声明不能保证拍卖标的的真伪或者品质的,不承担瑕疵担保责任。”  1996年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公布的《拍卖法》,是中国艺术品交易市场最重要的法律之一。  在中国嘉德拍卖有限公司董事副总裁寇勤看来,这是一部很有前瞻性的法律,这部法律为中国拍卖业的发展和进步,起到了极为重要的作用。  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我不太赞成关于《拍卖法》是单方面维护拍卖公司利益的说法。目前大家议论较多的所谓‘瑕疵不担保’条款,也不应该简单理解为是一个立法的漏洞。”因为,艺术品尤其是文物类艺术品的鉴定,程度不同地包含有鉴定者的主观判断的成分和因素。  寇勤认为,另一方面也必须强调,拍卖公司不能以此作为挡箭牌,不能无知拍假,不能知假拍假,更不能造假拍假。“一个片面引用法律法规而企图从中牟利的拍卖企业,生存的日子不会太长久。”  对于这一条款,文化部文化市场司前副司长张新健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称,需要准确和全面的理解。“不能把所有责任都推给买受人和竞买人,我认为这个是不公平的。因为买受人和竞买人没有办法准确获取全部信息,只有委托人和拍卖人能够掌握这个信息。隔着玻璃能够看得很清楚吗?”  目前,中国关于文物鉴定方面还没有法规可依。《文物藏品定级标准》和《文物出境鉴定管理办法》虽然对鉴定工作规定了一套具体的操作规范,但只是国家文物行政部门的内部文件,只适用于国家藏品的鉴定、涉案文物的司法鉴定和出境鉴定,民间文物鉴定尚没有统一标准。  这两年,政府部门加大了监管力度。2010年7月1日起,中国文物艺术品市场的第一个规程、中国拍卖业的第一个行业标准――《文物艺术品拍卖规程》正式实施。  今年6月10日,中国拍卖行业协会(简称中拍协)召开情况通报会,发布了《中国文物艺术品拍卖企业自律公约》。公约规定:不拍前收费、不知假拍假、不虚假宣传、坚决杜绝假拍行为。  但是多位业界人士均诟病了中拍协的“不作为”。牟建平则直指中拍协的好几位领导根本就是拍卖公司的人,“既当运动员,又是裁判”。  一位资深业界人士感慨:“在这个行业,规则是一种制度,潜规则是一种游戏。遵守制度的人,只能被人领导。而读懂游戏规则的人才能活得自由自在,如鱼得水。” 售假链条  售假,在潜规则中首当其冲。  《松柏高立图・篆书四言联》并不是唯一受到伪作质疑的书画作品。2011年9月中旬,山东省油画学会主席杨松林、河北省美协副主席陈承齐、加拿大籍油画家秦明等中央美院油画系研修班第一届(1982~1984)的10名同学,从世界各地共同发布声明:2010年6月,北京九歌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在春拍中以7000多万元人民币拍出的徐悲鸿《人体 蒋碧微女士》油画,系他们班当时一名同学的课堂习作。  随后,画家陈丹青、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执行院长徐唯辛等,均明确否定这幅作品系徐悲鸿之作。  著名收藏家马未都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真假问题对收藏者非常重要,对投资者无所谓。我觉得艺术品行业的售假是一个非常普通的现象,是社会总体现象一个反映,只不过艺术品不容易让人弄明白。”  据牟建平介绍,艺术品行业的售假链条是这样的:制假(制造赝品)――造势(宣传炒作)――拍假(拍卖赝品)――假鉴(出具虚假鉴定书)――护假(为赝品辩护)。  据知情人透露,常年在圈中过眼的人甚至能看出假画的出处:台湾有一群制假团队,他们的专长是模仿张大千等“渡海三家”,水平算是高仿;北京也有知名的制假团队,他们的专长是模仿齐白石、徐悲鸿等;河南、陕西等地的制假则主要针对区域性艺术家,如长安画派,前一阵子就有石鲁的一堆假画曝光。刘文西、王西京等知名的在世艺术家,假画也非常多。  家属鉴定也并不可靠。据业内人士透露,西北一美院院长的画在市场上卖到几十万一平尺。家属鉴定的价格如下:司机鉴定一次300元,保姆鉴定一次500元,夫人鉴定一次5000元。只有交钱,才可能见到其本人,但有的时候,在家人的“胁迫”下,假的也是真的。  据业内人士估计,艺术品市场,收藏和投资占50%,短线投机占20%,用来购买雅贿的占20%,资本洗钱的占10%。因此,除了知假售假,还有知假买假的。  春秋两季拍卖,企业家陪“朋友”看拍卖成为拍卖预展一个熟悉的风景。“朋友”看中的艺术品,自然有人买单。  艺术品拍卖已成为一些贪腐者洗钱的渠道:行贿者会安排贪腐者低价买入艺术品,然后委托拍卖行拍卖,行贿者(一般都是另行委托他人)再以高价买入。业内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如今拍卖市场上赝品拍得这么好,除了有些是拍卖行自行炒作,或者有人真的走眼,不排除贿赂洗钱的嫌疑。  艺术品还可以作为向银行贷款的抵押品:著名的“金缕玉衣”骗案中,商人谢根荣找来一堆玉片,找到牛福忠把它串在一起,牛福忠找了王文祥(中国收藏家协会原秘书长),王文祥又找了杨伯达(故宫博物院原副院长)、杨富绪(北京大学宝石鉴定中心原主任教授)等人,5位专家给这件“金缕玉衣”写了个鉴定,出了一个评估价:24亿。谢根荣以此做抵押,成功从银行骗贷7亿元人民币。  鱼龙混杂的拍卖公司及专家  据不完全统计,仅北京的拍卖行就有接近百家,鱼龙混杂。  拍卖公司乐于把自己称为“交易平台”。以一件1亿元的拍品举例,拍卖公司要收取送拍人和买家各15%的佣金,也就是3000万。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采访的拍卖公司都表示,在鉴定这个环节,他们非常谨慎,一是靠经验,二是请专家。  永乐拍卖的总经理董军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成熟的拍卖公司应该尽量去选择争议比较小的作品。”  翰海拍卖艺术总监王春元告诉《中国新闻周刊》:“100万以上的我们一定请一两个专家看,500万到1000万的请最有名的专家看。但是即使是最重要的专家来看的话仍然会有争议。5位专家会产生5种不同意见,我们到底听谁的?所以有些时候,当存有争议的时候,我们会交给市场。这就是我们的原则。”  但专家带来的争议并不仅仅是意见不同。  马未都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中国的拍卖行请专家,并不是为了让专家把关,而是借专家之口来做宣传,把责任让专家承担。“比如给专家一两万元钱,这个专家就说这个东西好。然后拍卖行可以说:‘国务院的某某专家说这个真的。’”  马末都认为,伪专家不可怕,可怕的是顶着种种头衔的伪专家。“中国大多数专家都顶着个头衔,比如中国鉴定委员会委员,比如故宫专家。台北故宫的专家不允许为社会作鉴定,如果有此先例,将来就连退休金都拿不到。而大陆的专家如果不顶着单位的旗号,人家根本不会请他。”拒付款的大买家  2011嘉德春拍中,被称为“软宝石”的53件田黄拍品中,有20件最终流拍。而在重庆,一件重36500克、起拍价3.333亿元的巨型田黄石同样以流拍收场。  但对于拍卖公司而言,流拍远远不如天价作品拒付款带来的隐患大。  嘉德2010年秋拍夜场上,备受关注的书圣王羲之的草书《平安帖》拍出了3.08亿元的高价。据透露,直到今天,买家还没有付款。  据一知名业内人士介绍,被拒付款的往往都是亿元作品。有的是因为作品真假问题,有的是因为佣金问题没有谈妥,有的是因为事后觉得不值,有的是因为暂时资金短缺。一般过亿底价的作品,拍卖公司会早早进行公关,可是真正买得起并且懂行的买家屈指可数,不超过10个人,结果就是前面的账没结清,又需要他们出面买新的天价作品。“这些人既是拍卖公司的红人,也经常出现在黑名单上,所以说拍卖真的很难做,本来就是小圈子。”  最近几年,因为坏账问题,各家拍卖公司都采取了一些手段,如提高佣金至15%,竞拍重要作品必须提前缴纳一定的预付款,但问题并没有得到根本解决。  余平从1995年开始涉足艺术品拍卖业,算得上是相当资深的业内人士。他直言不讳地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拍卖公司有很多潜规则。比如佣金是15%,但对于大买家,拍卖公司就会少收甚至不收这笔佣金,而且有时还会牺牲委托方的利益。“不付款可以上法庭,可是几乎没有办法赢,而且伤了圈子里很贵重的‘人情’。这是个很脆弱的小圈子,混乱是常态,它和股市不一样,信息不公开,掌握在少数的‘专业经纪人’手中。”  余平介绍说,一般拍卖公司对买家有个共同的约定:在35天之内付款,但是却有很多买家就是拖着不付。“你问问看嘉士德和苏富比,在中国国内的黑名单有多少?”  4年前,他委托给嘉德一幅唐伯虎的书法图,以底价1万元起拍,拍出57万,买方不付钱,开了4次庭也无法执行。  他说,按照法律规定,如果没有正当理由,故意不交钱,可以裁定不许出国、财产冻结,以致判刑,但这种官司往往执行不了。“现在都是人情。我和嘉德关系好,我就商量,我最近资金紧张,我又不是不付你,过两年付你。行情好了,就赶紧付,行情不好就不付。委托方都是弱体群体,他能怎么办?”  寇勤也承认现在买家的欠款行为比从前更严重:“一是因为买受人成分变了:现在的人精神层面准备不足;二是目的变了:为了赚钱;三是市场规模也变了:原先拍到一百万就开始群情激动了,现在几千万大家都淡然了。”  在谈及买家不付款的行为时,台湾中华文物学会理事长王定乾对《中国新闻周刊》说,这是对商业规则的不尊重。“今天如果连制度交易都不尊重了,没得玩了,这个市场就完了。”  “都是投机惹的祸”  在牟建平看来,眼下艺术品市场如此混乱,都是“投机”惹的祸。  有业界人士形容说:“现在的艺术品市场有点像2000年左右的北京房地产市场,懂行不懂行的,有钱的借钱的,各种人和钱都涌进来了。”牟建平观察到,目前国内拍场上正在上演着一场“乾坤大挪移”和“赝品大换手”的好戏,一些藏家趁市场行情大好,赶紧把自己昔日买进的不靠谱的藏品大肆抛售。  牟建平认为,拐点在2009年。从那年起,整个国内艺术品市场的性质完全大变了,由从前的收藏为主,转变为以投资甚至投机为主了。  2009年下半年起,“热钱”成了艺术品市场的关键词。成交额呈现井喷式暴增,2009年212.50亿元,同比增长158.80%;2010年588.75亿元,同比增长177.06%。  2010年末,在国家的宏观调控下,房地产、车市等投资渠道严重受限,越来越多的热钱更是疯狂地涌向没有限制、没有门槛的艺术品拍卖市场当中。  2011年的艺术品春季拍卖会成交额创历史新高,春拍的10余场100%成交。国内几大艺术品拍卖行中,保利的成交额近62亿元,嘉德超过53亿元,翰海将近25亿元,匡时超过20亿元。  今年3月,英国艺术联合会发布消息称,中国2010年艺术品拍卖总额高达83亿美元,在全球所占份额为23%,已超过英国,仅次于美国,一跃成为全球第二大艺术品交易市场。  这个数据刚公布两个月,美国艺术网站Artprice就公布了一项最新调查报告:“过去10年,中国从艺术品拍卖市场第9名跃升至2010年的第1名,超过了英国和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艺术品拍卖市场。”而且,Artprice的数据并没有包括去年中国几件过亿元的拍卖品,如《砥柱铭》和《平安帖》。  即使关于艺术品真假的争论和质疑此起彼伏,但在“流通性第一位,真假第二位”理论下,《中国新闻周刊》记者采访的多位拍卖界人士都表示,争议并不会影响到这个市场,他们看好即将开始的2011年秋拍。  无怪乎他们如此自信。  资料显示,2010年,在社会投资的三大热点中,金融业的平均投资回报率约为15%,房地产业约为20%,而据保守估计,艺术品收藏投资的回报率在30%以上。  湖南电广传媒自2006年起涉足艺术品市场以来,5年间成为艺术品投资的新生力量。据其年报称,公司目前已初步建立了国内一流的艺术品收藏平台,通过正规途径(主要是拍卖市场)收藏了齐白石、徐悲鸿、傅抱石、李可染、黄宾虹、谢稚柳、林风眠、张大千、吴昌硕、靳尚谊等中国近现代名家160多件艺术精品。  该公司2011年半年度报告称:“(该公司旗下)北京中艺达晨艺术品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先后与中国嘉德、北京保利、北京翰海等公司达成协议,获得了购买佣金的优惠,以降低艺术品投资成本。报告期内,公司通过艺术品经营取得收入3039.3万元。”  民生银行在2007年首次公开发行了艺术品投资基金,第一期产品瞬时售罄。而其后几期的艺术品投资基金产品都供不应求。  四处突围的资金制造了天价艺术品,同时催生了艺术品市场的泡沫。牟建平形容它是一个“击鼓传花”的游戏。  《松柏高立图》的卖家刘益谦肯定不是最有钱的人,但在2009年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上,他肯定是花钱最多的人,达到8亿多人民币。有人戏称,比他更豪爽的买家只有乾隆皇帝了。但是如今,就连这位艺术品市场大鳄都表示:“艺术品投资市场还能维持多长时间,泡沫将继续变大还是即将破裂,我没法判断。”(来自:中国新闻周刊 本刊记者/易小荷 文/余华)

[源自:]

关于我们 | 作品代售 | 特色服务 | 专题制作 | 广告服务 | 作品投稿 | 合作加盟 | 信息发布 | 免责声明 | 版权说明 | 网站地图
© 2009-2015 zmsh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93280号 京公网安备11011202001828号
Tel:010-57409427 Email:zmshjweb@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