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sh_head.html
您的位置:主页 > 评论 > 大家评论 > 从传统到当代 ──关于陈世君和他的艺术
从传统到当代 ──关于陈世君和他的艺术
中国著名书画家网 | 时间:2019-09-27 11:16 | 文章来源:未知 | 作者:杨卫





陈世君是一位从传统走向当代的艺术家,他的艺术探索之路,折射了近40年来中国社会的开放进程,也反映了在这种开放的文化语境下,思想观念和艺术观念的诸多变化。因此,将陈世君作为一个艺术家个案来研究,可以帮助我们了解当代艺术,及其风格演变与观念转型的历史。
 
陈世君,1964年生于浙江台州,从事艺术创作40余年,职业艺术家。
陈世君1964年出生于浙江台州,那是一个著名的港口城市,因为“河网密布、港议交纵”,被誉为“江南水乡”,其水乡风韵不亚于苏杭,古有“走遍苏杭、不如温黄”之说。正是因为发达的水路与港口城市的特点,造就了台州的经济繁荣,也促进了文艺的兴盛。历史上的台州,不仅出过章安大师、项斯、济公、应大猷等大儒高僧,也出过郑虔、柯九思、卫九鼎、傅濂等书画名家,可谓人杰地灵,才子佳人济济。所以,尽管陈世君生长于革命年代,但由于台州深厚的文化底蕴,他仍然受到了不少传统文化的感染与熏陶。
 
陈世君的传统书法作品
事实上,陈世君的家庭,也是一个书香之家。他自幼受父辈影响,研习书法,打下了深厚的基础。说起来,也是不幸中的万幸,“文革”激进地反传统、破“四旧”,但对于书法却有所保留。因为写大字报、出黑板报等,都需要书写,所以,书法侥幸地避开革命的锋芒,不仅得以幸存,而且还被广泛地运用了起来。陈世君得益于这样一些家庭和社会条件,埋头练书,一写便是十多年,直至改革开放,他也长大成人。
 
陈世君从传统向现代过渡时期的法作品
改革开放犹如春风拂面,不仅唤醒了沉睡的中国人,也带来了西方发达国家的现代文明。一时间,各种新思想、新观念,一拥而入,思潮迭起,流派纷呈,让不少中国人眼花缭乱,头晕目眩。陈世君也是一样,受80年代新潮美术的影响,他也开始了观念更新,并短暂地学习过西画。不过,由于迷恋传统的书写工具,对西画的造型模式有一种本能地抵触,陈世君后来还是退回到书法领域,选择了自己最为擅长的表现方式。但尽管如此,受现代艺术观念的冲击,他还是在书法中革新求变,开始了现代书法的探索。
 
陈世君的现代书法作品
“现代书法”作为一个学术概念,滥觞于20世纪80年代末,主要是受现代艺术影响,而在传统媒介上做出的一种观念回应。虽然,就现代书法的概念而言,出现的时间较晚,但早就有人在前面探索,并积累了丰硕的成果。这其中,陈世君就是较早的践行者之一。
 
陈世君的现代书法作品
早在80年代中期,陈世君就开始了书写的革命。他跳出传统书法的藩篱,从草书中发展出一种纯形式语言,逐渐走到了抽象艺术。应该说,陈世君当年的探索是相当前卫的,正因为如此,他不仅被书法界所排斥,而且还受到周围不少朋友的讥笑。然而,陈世君却认定了“笔墨当随时代”(石涛语),书法也必须顺应现代潮流,尤其是当书法摆脱传统的书写功能,成为一种艺术形式之后,更应该与现代艺术合流,表现当代人的审美观念。所以,他将阻力化为探索的动力,闭门修炼,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书法试验中,直到有一天,他看到日本当代书法大师井上有一的作品,才嘎然而止。
 
陈世君的抽象摄影作品
井上有一是20世纪日本最伟大的艺术家之一,他以自己放荡不羁的野性,将书法带到了一个全新的视觉领域,堪称绝响。当陈世君看到自己为之疯狂的现代书法,早已被井上有一所践行时,犹如当头一棒,不禁心灰意冷。于是,他废然而返,放弃了自己的书法革新之路,转而投入到了微雕与摄影的新领域。所以,当现代书法在中国风行时,陈世君已经退出了这个阵营。
 
陈世君的微雕作品
90年代以后,陈世君一直醉心于摄影和微雕。这两种艺术方式,犹如一个人的两条腿,将陈世君带向艺术的更深层次,也使他获得了自我超越的可能。事实上,陈世君是一个矜持不苟的人,做什么都很投入,也非要做到完美无缺。据说,他做微雕时,甚至不用放大镜,便能把头发丝大小的汉字镌刻成文。这种一丝不苟、细致入微的能力,无疑培养了陈世君的耐心,也增加了他对微观世界的兴趣。而这种微观与宏观的相互转换,又给陈世君后来的艺术探索带来了新的启示。
 
陈世君,《时间》系列作品第181号,布上综合材料,80x80cm
勃雷克说过“一粒沙里见世界”,孟子也说过“万物皆备于我”。可见,大与小是相对的,往往从细节能看到整体,从局部能了解全局。陈世君正是从这个辨证关系中,洞察了宇宙的规律与人生的道理,于是,他把自己的摄影也从纪实转入微观叙事,从而与他的微雕创作合二为一,形成了自己新的艺术语言。
 
陈世君,《时间》系列作品第182号,布上综合材料,80x80cm
陈世君后来的艺术作品,实际上是他前面所有创作经验的积累与材料综合,既有摄影的元素,又有微雕的观念,当然还有书法的痕迹。我们很难将其进行归类,就媒介而言,它们属综合材料,就形态而言,它们是抽象艺术。但是,回到作品的内涵,它们又跟我们常见的综合材料绘画与抽象艺术有所不同。正如陈世君的创作手法,是把颜料涂在画布上,再用水冲、光照、泡、晒、刷、磨等多种手法进行腐蚀,然后再继续涂抹、继续腐蚀一样。如此反反复复,周而复始,虽然最终呈现的视觉效果是一种抽象形态,但其包含的哲学内容,却与中国的天人合一、道法自然等思想结合了起来……
 
陈世君,《时间》系列作品第183号,布上综合材料,100x100cm
毫无疑问,陈世君后来的艺术,是对抽象艺术的一种拓展。如果说抽象艺术起始于西方,是西方人认识世界的一种深化,即从现象到本质的逻辑递进。那么,陈世君进入抽象艺术领域,却是从思想内部逐渐向外弥漫的一种展示过程,反映的是一个传统中国艺术家向当代转型的心路历程。正是从这种不同文化,不同角度的进入,拓展了抽象艺术的空间,也丰富了当代艺术的叙事。
 
2019.9.10于通州
 
陈世君,《时间》系列作品第185号,布上综合材料,100x100cm

[源自:未知]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sh_flink.html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sh_footer.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