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sh_head.html
您的位置:主页 > 专题 > 名人专题 > 艺术凭什么与软实力扯上关系?
艺术凭什么与软实力扯上关系?
中国著名书画家网 | 时间:2018-12-30 12:28 | 文章来源:未知 | 作者:禹至





 

 

在约瑟夫·奈提出软实力概念至今的二十多年里,竞争使然,从一国一城到一个乡镇或一个企业,乃至每一个人,都在竭力探究提升软实力的种种可能。依照约瑟夫·奈的定义,所谓软实力泛指一切非物化因素所构成的实力,其中,文化和价值观显然是首要因素。因此,以文化为基本属性并承载着价值观诉求的艺术一时间成了香饽饽,招致人们的重新审视并视之为提升软实力的必选项。于是,近几年,类似“艺术成就软实力”之类的口号在全国上下成了官方常挂嘴边的套话。

基于艺术可能产生的能量的思考,我们有理由认同艺术可成就软实力的结论。然而,至于怎样的艺术才能成就软实力,却是我们必须思考的问题,这本质上是一个关乎艺术自身的生命规律及其与文明进步的关系问题。

 

(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波提切利油画作品《春》1478年

 

其实,人们早已习惯于用艺术去佐证人类文明的辉煌,同时也佐证了一种非物化竞争力的存在。应该说,非物化因素作为一种竞争力的存在与约瑟夫·奈提出软实力概念的时间相比,至少要早两千多年。应该提醒的是,这些被用于佐证文明辉煌的艺术在它发生之初往往是不被接受的:文艺复兴时期,人文主义催生的艺术不被教会所接受;现代艺术萌芽期,印象主义艺术不被以新古典主义为主流的法国沙龙所接受……世界艺术史上几乎每一个重要节点都有类似的例子,他们的一个共同点,是冲击了人们对艺术既有的认知、价值观和审美经验。正是这种冲击,让既有艺术的捍卫者不能接受,让持有和既有艺术相同认知、价值观和审美经验的人们不能接受。但恰恰是这种冲击带来的新的认知、价值观和审美取向,冲破了既有艺术的壁垒,成就了他们在艺术史上的重要地位,成为重要节点,也成就了他们作为文明进步的佐证。可以说,正是那些在发生之初不被接受却冲破了壁垒并代表着文明进步的艺术成就了其非物化竞争力,也就是今天我们所说的软实力。本质上,软实力是一种文明进步的力量。

 

(新古典主义)安格尔油画作品《泉》1856年

 

为什么会这样呢?为什么不是那些一经面世便脍炙人口的艺术更能佐证文明进步并成就软实力呢?这是由艺术自身的生命规律决定的,也是由所处时代人类文明新的需求决定的。

艺术的生命规律是什么?如果我们能够将艺术视为一个有血肉肉的生命体,这个问题是不难回答的。这其实是在追问维系艺术自身生命的能量究竟是什么?一句话:创造性。是的,离开创造性,艺术将丧失生命所需的能量衰竭而死。

可是,现如今,我们每每听到“创造性的艺术”这句话,总有种虚假之感。细想,这句话自身并没有问题,问题只在于太多习惯于说套话的人滥用了这句话,以致于许多人对“原创”二字的误读已经到了难以容忍的低级程度:只要不是临摹、抄袭或者复制,由艺术家亲手制作出来的任何作品都是原创,都具有创造性。要知道,这样的误读实则是艺术的灾难。

 

(印象主义)莫奈油画作品《日出·印象》1872年

 

艺术是人类认知的一个渠道,这种认知,是通过艺术家的独立思考形成不同于他人的对事物的观察方式,再以独特的视角、思维和想象力将视觉转化为视知觉,并用个性化的语言和方法完成视觉呈现来实现的。所谓原创,指的是在这个实现认知的过程中由艺术家给观者带来新的认知。新的认知涵盖了新的价值诉求和新的审美取向,难免与既有艺术产生冲突。例如,浪漫主义强调个性、激情、信仰和想象力的艺术诉求,与古典主义艺术在统一道德标准之下的共性、理性以及对真理和美的追求就存在价值观和审美取向上的冲突;抽象艺术脱离对自然的模仿以及对事物共性的理性抽离和表达,与由亚里士多德奠定并历经两千年以上由各种流派坐实了的艺术模仿说就存在着艺术观的冲突;现成品艺术对艺术边界的发问,在认识论和方法论这两个层面,与此前所有的艺术理论都存在着观念上的冲突……即使到了今天,我们也不能去评判每一次冲突中的双方孰是孰非,事实上,他们都成了辉煌的经典。应当指出的是,在这些冲突发生时,这些新发生的艺术并不如此前的艺术那样轻易取得与许多观者的共鸣,在许多观者的眼里,新发生的艺术可能也不如此前的艺术那么好看,那么赏心悦目。但不可否认,这些新发生的艺术都给人们带来了新的认知,也都为艺术带来了更多的可能性,因而被文明进步的新需求所选择,成就了它应有的软实力。

 

(浪漫主义)德拉克罗瓦油画作品《自由引导人民》1831年

 

如果我们忽视艺术的创造性,试图以脍炙人口为目标,“艺术成就软实力”就有可能成为一句空话。因为,社会分工的原因以及公共教育中美育缺失的原因所致,普众对艺术发展及其生命规律的了解基本上是滞后的,好一些的可能滞后三五十年,滞后一百年的也不在少数。那么,要取得与普众的共鸣以达成脍炙人口,势必要把艺术往回拉,去传承,去再现,去迎合,否则,就很难契合普众对艺术的认知和审美经验。可是,倘若我们果真这样选择,艺术便只能成为满足视觉愉悦的调味品或用于言说的图式,与创造性就再没有什么关系,这样的艺术或许能在某些文化相关产业中起到一些为商业穿上艺术外衣的作用,满足一些人附庸风雅的需求点缀一下而已,但要成就软实力基本上不可能。这是因为,忽视艺术的创造性亦即忽视艺术应有的审美引领,这是违背艺术的生命规律的,对艺术的发展以及软实力的形成只能是减分而非加分。

 

(抽象主义)康定斯基油画作品《构成8号》1923年

 

如果我们认同艺术是人类认知的一个渠道,就应当像尊重科学一样尊重艺术的生命规律,鼓励艺术创造,而非为迎合普众的审美经验去厮守既有艺术,这是艺术成就软实力的必由途径。此外,更应当尊重我们所处时代人类文明新的需求,并依此去面对新发生的艺术与既有艺术可能存在的各种冲突,客观看待新的认知与文明进步的关系,这是艺术成就软实力的意义所在。

当然,艺术发展到了今天,创造性艺术的诞生难度也许超出大多数人的想象。因此,艺术成就软实力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不能存有借助某种特殊的力量便能一蹴而就立竿见影的幻想。另外,我们还应该意识到,艺术成就软实力是一项需要数代人的努力并接受历史检验的长期工程,或者说是一个愿景。也许,从完善公共教育中的美育机制入手,担负起提升全民艺术素养的责任,打下全民尊重艺术的基础,为艺术创造营造良好的氛围,才是眼下该做的事情。

 

(现成品)杜尚《泉》1917年

 

[源自:未知]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sh_flink.html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sh_footer.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