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专题 > 热点图片 > 改变一生 说说我与书法那点事
改变一生 说说我与书法那点事
中国著名书画家网 | 时间:2017-11-14 12:04 | 文章来源:中国著名书画家网 | 作者:秩名





我出生在湖南宜章县城西的一个小村落,从小放牛、砍柴,不是书生门第,也没有家学渊源,父亲是地道的农民。不知怎的,我从小就爱到处乱写乱画,把家里墙壁门板都写满了,又到别人家的墙上门上乱写,为此事,没少挨父亲训斥。父亲反对我写写画画,说是不务正业,搞不到饭吃。也许当时父亲用的是激将法,以致我后来上学、当兵、下井挖煤都没有放弃这“搞不到饭吃”的书法艺术。
    我当了两次兵,1980年复原招工到耒阳白沙矿务局红卫煤矿当了一名采煤工人,“煤黑子”工作艰辛且不用说,在这种艰苦的工作环境中,我仍坚持练习柳公权楷书十余年。在一次参加衡阳书协举办的中级书法培训班上,我写的柳楷得到书法家史穆、蒋卓如高度肯定。结业时,我的成绩被评为第一名,作品被衡阳书画院收藏。后来我又练魏碑、篆隶、行草书。虽然工作单位几经变动,但一直没有放弃追求书法艺术,尤其是拜张锡良为师后,他给我认真批改作业的态度和他自身追求书艺的心路历程,深深地影响了我。
    老实说,我学习书法艺术并没有什么目标追求,只想把字写好写像就行,更没有指望靠写字挣钱。但书法艺术那种优美的结构、沉实的线条、深邃的意境、美妙的润色深深吸引着我,时时有一种难以抑制的行动,常常挑灯夜战,废纸三千而乐此不疲。虽然资质平平,但我的学书心境却是虔诚的。有一次我到郴州师专拜访书法家刘岩石,午休时分,偌大一个校区好不容易找到他家,门上却挂着一块小牌,上写着“午休请勿打扰”。时值酷暑,舌干口燥,还是等吧!可是等到下午4点还不见刘老师出门,一打听才知道他出差了,我只能扫兴而归,后来又去了两次才如愿以偿。
    上世纪80年代,我婚后和爱人分居两地,后来调到一起,住在一间只有十几个平方米的房子里,填得满满的,哪还有我写字的空间,当时我急呀!为了保证每天练字不间断,只能把床铺当书桌,这样一来,铺盖搬来搬去,弄得床上四处是墨渍,爱人有意见了,说我这人只能跟书法过,我说,床弄脏了可以洗,字不写可就荒废了。那时我把练字当作吃饭,早中晚都少不了,家务事全甩给了爱人。贤内助也会有发牢骚的时候,我只有哈哈一笑说:“其实我练字也是‘做家务’哩,有些家务可做可不做,但练字这个‘家务事’可耽误不得。”那时书法资料少,一本柳公权字帖写了十几年,都翻烂了。一次我在书友家看到一本《古代书法论文选》,如饥似渴地读,后又借回家抄,为了不影响老婆孩子休息,我每次都要等到他们睡着了才敢轻轻开灯抄书。
    如今回想,我与书法这点事,已有40个年头,甘苦自知。但终究验证了父亲的那句话,“靠写字还是搞不到饭吃”。付出多,回报少,即使这样我也初心未改。如今,书法成了我生活中的重要部分。只是辜负了老师的期望,也对不住老婆孩子的付出,欠了他们的债,到现在还没还清。还了旧债欠新债,看来一辈子也难以还清了。

[源自:中国著名书画家网]

关于我们 | 作品代售 | 特色服务 | 专题制作 | 广告服务 | 作品投稿 | 合作加盟 | 信息发布 | 免责声明 | 版权说明 | 网站地图
© 2009-2015 zmsh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93280号 京公网安备11011202001828号
Tel:010-57409427 Email:zmshjweb@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