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sh_head.html
您的位置:主页 > 资讯 > 艺海拾贝 > 孔子,您要么闭嘴,要么说四季
孔子,您要么闭嘴,要么说四季
中国著名书画家网 | 时间:2017-09-05 18:09 | 文章来源:中国著名书画家网 | 作者:网络





 

孔子,您要么闭嘴,要么说四季

文/禹至

2017.9.2

 

 

不与三季人说四季,出自一则嫁接在孔子身上的寓言:说的是子贡与一绿衣人争执一年究竟有几季,子贡说四季,绿衣人却认定一年只有三季。争执无果时孔子驾到,不料孔子判定绿衣人正确,说:“一年的确只有三季”。绿衣人走后,子贡问孔子何故谬说一年三季?孔子说“那人一身绿衣,分明是田间的蚱蜢,春天生,秋天亡,一生只经历春、夏、秋三季,哪里见过冬天?在他的思维里,全无‘冬季’之说,与这种三季人说四季,即使争上三天三夜也不会有结果,何不顺着他说三季,让他高兴离开便是”。

 

 

孔子与子贡

 

现实中,三季人何其多,如果我们都像寓言里的孔子那样对他们只说三季不说四季,久而久之,一年三季就会被视为真理,一年四季反而被视为谬论。

对艺术的认知正是如此,缺乏对艺术的系统性认识且眼界大不过井口的艺术三季人比比皆是。由于社会分工的原因,每个人都有自己熟悉或陌生的领域,都有不了解艺术的可能,正如孔子说的蚱蜢不了解冬天。即便在艺术从业者当中,也同样有许多对艺术只知皮毛不明要理的艺术三季人。

艺术三季人的大量存在本是很正常的现象,问题在于知四季者该对他们说几季?如果选择像孔子对绿衣人那样只说三季,确实可以避免争论,并由此避免许多麻烦,还能让三季人感觉很接地气,很是亲民,很是喜闻乐见。但细想,不与三季人说四季,其实是对三季人的愚弄。因此我想告诫孔子:要么闭嘴,要么说四季。

 

 


达·芬奇的代表作品《蒙娜丽莎》1504年

 

不妨举个例子,达·芬奇的《蒙娜丽莎》是一件家喻户晓的经典名作,但所谓的家喻户晓都晓了哪些呢?一,它是意大利文艺复兴三杰之一达·芬奇的代表作;二,它是卢浮宫的镇馆三宝之一;三,作品在人物刻画上,以精湛的技术刻画出优雅的姿态,永恒的微笑以及一双丰胰、柔嫩而富有表情的手。大概就这些了吧。如果把这些知晓说成《蒙娜丽莎》的价值之所在,那显然是在说一年只有三季,因为这并未触及它的核心价值。《蒙娜丽莎》的核心价值究竟是什么呢?1416世纪,在意大利,新生资产阶级因不满教会对精神世界的控制而产生了人文主义思潮,尔后,这种思潮持续发酵,最终导致了一场旨在撼动神权,主张以人为中心,反对禁欲,追求现实生活,倡导个性解放的持久而声势浩大的思想文化运动——文艺复兴。《蒙娜丽莎》就产生于这个时期,达·芬奇通过对现实生活中人物的刻画,宣示从教义中出走,体现了人文主义的思想核心,代表了文艺复兴这个历史时期人类文明的追求和进步。这才是《蒙娜丽莎》的核心价值所在,也是它成为旷世经典的缘由所在。

 

 


现实主义的代表人物米勒的代表作品《拾穗者》1857年

 

再拿现实主义来讲,现实主义绘画是我们的普众普遍接受的一种艺术主张和样式,之所以普遍接受,一个重要的理由是,无论对四季人还是三季人,我们对现实主义足足宣讲了100年,且迄今仍有人声称:很高兴的看到现实主义依然是我们当今艺术的主流。这样的声音来自于高位,对四季人而言,可以将这种言论当成笑柄一笑了之;对艺术三季人而言则不然,因为在说道现实主义的时候我们并没有告诉他们,这是近200年前法国人的主义,而且在我们舶来这个主义的同时,它的始祖正在将它安放于博物馆。我们没有给艺术三季人讲四季的存在,没有给他们提供独立思考和判断的基础条件,以致他们极可能会把现实主义当成我们重要的艺术成就,给予不合时宜的热情、关注和尊重。换句话说,是我们在艺术三季人的思维里,埋下了滞后于艺术发展现实状况200年的根基。

 

 

无题

 

公共教育是一张无形的大网,肩负着人类个体社会化的使命,需以促使人类文明进步为己任。对于艺术,最起码,我们不应迁就艺术三季人的认知而将一年三季说成真理,去愚弄我们的普众。

随便做个相关调查我们就不难看到,将一年三季视为真理的艺术三季人真不在少数。

艺术创作方面,有多少自称传承传统者,对传统文化及其精神含义仍如听天书,大惑不解;又有多少自称从事现代艺术创作的人,尚未完成对艺术主体独立性的认知;还有多少号称当代艺术家的人,以一种狂热的自恋自得其乐,并不考虑这种艺术自慰的行为方式或视觉形式是否触及和触动社会、人类之共同关切。

艺术观者方面,有一个极具代表性的例子:选画如同选衣,先看颜色,后看款式,再看针线活。貌似业余中的专业水准,其实是典型的艺术三季人。或者说,他还不会将画当艺术看,而只是在看一个图像或者图案;略胜一筹的观者会这样看画:选我喜欢的,就这么简单。喜欢固然重要,但在不同认知背景下的喜欢,其价值和意义有着天壤之别。当你明白艺术不只有三季,你或许会设法开拓你的艺术眼界,通过阅读去提炼你的喜欢,让你的喜欢具有一定的价值。

诸如此类,都是不与三季人说四季埋下的祸根。在公共教育缺失美育的大环境下,艺术家可谓重任在肩。为此,告诫孔子的话我想重复一遍,以警示我们的艺术家、批评家、理论家,尤其警示那些具有擅权话语地位的权威们:要么闭嘴,要么说四季。

 



本文作者简介



 

 

禹至,实名朱彬,广西柳州人,职业艺术家、批评家。现居北京,任职大河湾美术馆馆长,画版艺术总监,中国著名书画家网艺术顾问,从事艺术创作和批评的研究。

[源自:中国著名书画家网]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sh_flink.html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sh_footer.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