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资讯 > 作品欣赏 > 徐忠平评李铁军水墨作品——直造古人未到处
徐忠平评李铁军水墨作品——直造古人未到处
中国著名书画家网 | 时间:2016-03-21 18:31 | 文章来源:中国著名书画家网 | 作者:书画家的好朋友





  
  
  历观古人名画所载,大泼墨作品唯见宋代梁楷“泼墨仙人图与石恪六祖调心图二幅、(且都限于人物,山水画就更没见踪迹,宣和画谱记载王洽泼墨,每欲作图画之时,必待沈酣之后,解衣盘薄、吟啸鼓跃,先以墨泼图幛之上,或为山、或为石、或为林,自然天成,倏若造化……然其真迹早已无处可见了。
自晋唐以降,无论山水,人物,花卉均为较工细一路,为何梁楷、石恪、王洽的大泼墨只偶然一现,便成为身前、身后、左右的绝响?山水画的大泼墨画法为何没有延续,兴盛起来?


 
 
  
  依吾之浅见,是否自汉代之后,独尊儒家,而儒仕人过于斯文矣,而在朝在野所记录的大画家,又多为画院待召或命官,这些人那里能够解衣盘薄,元气狼藉,恣情任性地作画呢!

 
  
  令人费解的是唐代出现了李白这样崇仙求道庄子式的大浪漫诗人,而在绘画界却看不到一点大写意大泼墨的代表人物或作品留下来。在杜甫的诗中,曾有“元气淋漓障犹湿的观画记载,想来非大泼墨莫属,惜已见不到所画何物了。这里,暂不追究其诸多历史原因了。无论怎样,我相信历代都有气魄超迈,激情四溢的大泼墨的大手笔,只是受当时种种限制而已,而未能充分发挥出来。
  

 

 
  “一代盛一代,故古有不尽之情,今无不写之景,然则古何必享,今何必卑哉!”(袁宏道语),铁军道兄应今时代大运而生,可谓有“天惊地怪见落笔”之奇才,近二年来,在当代山水画坛如异军突起,其诸多寻丈八尺大泼墨山水大作,拔天插地,令人惊心炫目,凌跨群雄,亦可谓一起直入佛地耳,观铁军兄,诸多大作,其率性、其苍茫、其沉着、其古意、令人无不动容,真之得天地造化之玄机也!铁军兄俨然已成为一派独家大气象也!
  

 
 
 
  而铁军画之品格亦为高蹈,清王昱在《更庄论画》中曰:“有一种画,初入眼时粗服乱头。不守绳墨,细视之则气韵生动,寻味无穷,是为非法之法,唯其天资高迈,学力精致,乃能变化至此,绝非浅学者焉能梦到:又有一种位置高简,气味荒寒,运笔浑化,此画中最高品也,须绚烂之极,方能到止。王昱之画论甚合铁军兄之诸作,而铁军兄画外,其人淳朴、儒雅,且又有厚重高德之仪,想来铁军兄游艺几十载,足迹遍中外,为人为艺,均为画道中人称誉,真真如清邵梅臣所说,大写意画,必得沧中立之豁达大度,始能精神顽固,气魄雄深,倨促瑟宿人。何能言书画、亦何由佳、此真知画亦真知范宽者。窃以为、铁军兄即有范中立之豁。然大度之仪也!故养到功深、一朝诀发,大作即如万斛之泉,不择地而之涌出,令当代画坛哗然而惊四座耶!
  

 
  
 
  古人对于画道之人有着极高的要求标准,谓之“画学高深广大、变化幽微、天时人事地理物态无不备焉”铁军兄于此深有慧通、加之天资颖悟过人、识见不凡、于诸书而博览,于诸理而深究、于诸画种多涉猎、斯得画中三日未耳!石涛云:“吾所画之山川林木、其胸襟则不在山川林木中耳!”依吾之见、铁军兄之胸襟,亦不在云山野寺中耳!列位心知肚明,当今世界危机四伏,天地已呈多许示象于人,如此继续疯狂攫取自然,人类福泽既将罄竭一空耳、有大慈悲心肠、握弱管之铁军,知其“图绘者、明劝戒、著升沉”已成空谈、故转而将心涉游于深山古涧、苍范草榛、将一腔悲郁之情来描绘“天际黯然、玄冥充塞的“高士踏雪图”其图行旅踏雪、戴毡笠氇、山寺人家、尘嚣不至、万壑千岩如白玉彻成、令人心胆俱澄彻!绘此境之人、必是深心落寞者而寂寞无可奈何之心境,最宜入想,极宜着笔、所谓天际真人,非鹿鹿尘埃泥泽中人也!铁军兄、此所可与言也!
 

  
  笔欲止而意犹未尽、乞铁军兄长斯寄兴亦笔墨、假道於山川、不化而应化、无为而无不为、身不炫而名自立、养到功深、气韵必淹雅,以“清空”二字、品画心三昧,心领其妙。跳出窠臼、如禅机一棒,粉粹虚空!

 

[源自:中国著名书画家网]

关于我们 | 作品代售 | 特色服务 | 专题制作 | 广告服务 | 作品投稿 | 合作加盟 | 信息发布 | 免责声明 | 版权说明 | 网站地图
© 2009-2015 zmsh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93280号 京公网安备11011202001828号
Tel:010-57409427 Email:zmshjweb@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