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专题 > 名人专题 > 走进禹至的一维世界
走进禹至的一维世界
中国著名书画家网 | 时间:2015-07-23 14:25 | 文章来源:中国著名书画家网 | 作者:禹至





对于艺术,甚或对于哲学,从禹至反复开启和闭合的一扇扇窗口,我看到了一种思想产生的轨迹。通过反思人类文明建立新的时空观,由此形成新的世界观和宇宙观,进而站在宇宙的立场上反观人类,形成有别于既有文明体系的新的认识。这就是禹至的一维世界。在他的思维版图里,我似乎看到了艺术的本原。
                                                        ——王显顺

王显顺(中国艺术评论杂志主编)
时间:2015年7月9日
地点:大河湾美术馆
受访者:禹至(大河湾美术馆馆长)
采访者:王显顺(中国艺术评论杂志主编)
整理:王显顺
 
王显顺:我知道禹至先生的时间宝贵,所以今天我想免掉客套过门直奔主题,你看好吗?
禹至:不必客气,这样最好。
王显顺:你在许多地方,包括你的文章、研讨会上的发言等,经常说到这样一句话:人类文明当有另一种生命形式亟待我们去发现。显然你在探索这种生命形式,但你这句话听起来特别抽象甚至有点虚无的感觉,能不能具体地谈一谈你的探索?
禹至:你很敏锐,我是在做这样的探索。既然是探索,本不该在成果出来之前去渲染和传播它,这就是我在任何公开的场合和公开的文章里一直没有对我的探索展开论述的原因。但这句话引起了你的注意,并给你带来疑惑,我可以略微展开地和你聊一聊。但我希望是一种聊天式的展开,所以也请你把你想了解的,以及让你产生疑惑的问题肢解一下,把问题变得小一点也具体一点。你看怎样?
王显顺:好。你认为今天的人类文明是有问题的?
禹至:够直接的提问!是的,这是明摆的。人类内部的矛盾和冲突,人类与大自然之间的矛盾和冲突,都在向人类敲着警钟。我相信不只是我,凡是动念反思文明的人,都会把这些矛盾和冲突与人类现代文明联系起来思考,也都会发现其中的问题。
王显顺:对此我也有关注,这毕竟是我们所处时代人类的重大关切,关乎人类的生存。但我认为绝大多数人不会将这些矛盾和冲突归罪于人类现代文明,而只将其视为现代文明当中需要加以制约的非文明因素。而且,无论是人类内部还是人类与大自然之间的矛盾和冲突,在国际上都有相关的国际公约来避免它的恶化,这不正是人类现代文明的自我修复力和自约力的体现吗?
禹至:我不认为这是公约之类东西可以解决的问题。今天的人类文明处于极度物质化的境地,有其无法改写的历史原因。人类与物质的亲密程度,远远超出了人类对这个问题的自我认知和想象,这正是我们所看到的这些矛盾和冲突的根本起因。而任何公约不过是一些治标的规则,甚至可以说是由某种竞争伴生的游戏规则,切割不了它的起因。也就是说,今天的人类文明经数千年的历史沉淀早已形成稳固的体系,也有其成熟的原理,因为它满足了人类的本性,人类已经离不开这个体系。可以这么说,我们所看到的这些矛盾和冲突,正是这个体系及其发展规律的必然结果。
王显顺:能谈谈你做出这种结论的理由吗?
禹至:这要从文明体系的形成说起。概括地说,它包括了人类本性上的需求,认识论层面的文明观,以及方法论层面的文明发展方式。
首先我想说的是,和我们谓之“野兽”的所有动物一样,人类也是带着求生的欲望来到这个世界的,动物之间的恶斗就是从这种欲望开始的。人类在因搏斗、厮杀而血肉模糊的万兽之中,以一族胜利者的姿态站立起来,成为唯一能直立行走的一个物种,极大地激发了人类的求生欲望之外的其他欲望,如征服、占有,等等,然后逐渐膨胀,直至贪婪成性。既有的文明体系符合并催化人类的本性,使其膨胀,所以人类拥戴这样的文明体系并渴望物质化的文明成果。
其次,文明观决定了文明的追求和发展方向。从对一国一隅的文明史的界定依据,可以看到我们所选择的文明观本身就已经是物质化的,包括汤因比都不会例外。现在我们所知晓的任何区域的文明史,其发端都是以城镇的出现为标识的,城镇的发达程度决定了文明的辉煌程度,大都市的出现代表着一种高度的文明。其余诸如宗教、文化、艺术、道德、法制之类的各种因素,只是这种标识的附着物,看上去这些因素都佐证了文明的历史,但离开了城镇、城市、城邦、都市,这些物质聚集的象征物,这些因素都佐证不了文明的历史。
另外,科学是人类现代文明的巨大驱动力,它对人类最大的贡献是让人类学会以科学的方法去认识大自然,进而利用和驾驭大自然。在科学产生之初,人类为量化自然创造了两个重要的假设:一个是欧几里得几何空间;另一个是笛卡尔直角坐标系。这两个假设交给了人类丈量大自然的方法,于是开启了人类用自己的尺度去丈量宇宙万物的历史,加速了文明的进程,也使文明的物质属性更为凸显。
再者,教育对人类文明的影响一直为人类所重视,为此,人类在梳理教育与文明的关系及其历史时,曾深入探索过教育起源的问题。但是,由此产生为全人类所接受的教育起源学说,对教育起源所持的观点无一不是以人类社会为前提,大自然中所有的教育现象在这些教育起源论中置若惘然,以致在教育的本质属性中从其起源开始就缺失了自然属性,也因此缺失了敬畏大自然的基因。
铸成并固化了今天的文明体系及其原理的因素很多,我所列举的不过是一些代表性的构成因素,但这些因素足以决定人类文明必然会向着物质化的方向发展,其结果也必然是我们所看到的那些矛盾和冲突。
王显顺:一个从事艺术的人一直在做这样的思考这是我没有想到的。我采访过的艺术家、艺评家不计其数,但像这样的访谈还是第一次,我甚至感觉这已经脱离了艺术的范畴。

禹至(大河湾美术馆馆长)
禹至:艺术是一个人言言殊概念,是一种追求唯一性的个体行径,也是一种牵动人们情绪线的文化和思想的存在形式,甚至是哲学的存在形式。在许多人眼里她只是一种文化的伴生物和灵魂的栖息地,我也曾这样看待艺术,但现在,我更愿意看到艺术对人类文明的引领。我无意否定既有的文明体系,但我认为这只是文明的一种生命形式,人类文明还缺少一种与既有的体系相互制衡的力量,那就是文明的另一种生命形式。如果能找到远离物质化的文明的另一种生命形式,并与既有的文明体系并存且相互制衡,人类文明或许会有另一番景象。
王显顺:那是什么样的景象能憧憬一下吗?
禹至:憧憬未来也是件很个体的事情,不同的思想基础和思维方式所憧憬的未来会是完全不同的景象。易经有64卦,起首就是乾卦,易经对乾卦的无位之爻“用九”的评价耐人寻味:见群龙无首,吉!如果你能理解乾卦的卦象和卦德,也就理解了我对那另一番景象的憧憬和期许。
王显顺:对于易经我需要补课,容我过后再来读懂你的憧憬和期许。我现在更想了解你是如何通过反思文明去进行艺术探索和实现艺术创造的。
禹至:我需要解决三个问题:第一个是认识问题,对人、自然、文明三者之间的关系的认识;第二个也是认识问题,放弃假设,放下认知,建立新的时空观、世界观、宇宙观和文明观,由此建立自己的认知前提和基础;第三个还是认识问题,对从认识到艺术呈现的过程转化的认识。
王显顺:都是认识问题,就没有需要解决的方法上的问题吗?
禹至:方法问题需不需要解决那是每一个艺术家个体技术手段上的事情,和今天我们的交谈主题无关。今天我们只谈认识,因为艺术的问题本质上就是认识的问题,所谓艺术主张,其实就是一种世界观和艺术观,而艺术的过程,在我看来就是重新认识世界的过程。
王显顺:重新认识?是对错误认识的纠正吗?
禹至:不存在纠正,因为认识没有对错,正确或错误都是相对的。比如某种认识对于皈依的佛家弟子而言是错误的,但对凡俗却不然。类似的例子比比皆是。我所说的重新认识,就是放下既有的认知体系去建立自己的认识。你的艺术有没有创造性,就看你的认识是否具有独立性和创造性;你的艺术有没有价值,就看你所创造的艺术所带来的认识能不能影响和引领所处时代的文化,能不能对人类文明或对人类最前沿的思考有所贡献。如果这些都没有,那你并不是在做艺术创造,而是在做艺术的传承和传播。
王显顺:我赞同你的观点。但目之所及,当代人对事物的认识绝大多数上都是从既有的认知体系获得的,不是自己的认识。艺术领域也不例外,基本上看不到属于自己的艺术主张,按你的观点都只能归类于艺术传播者。
禹至:我相信历史的公正性,包括艺术史。它会记录下值得记录的一切,包括创造性的艺术和艺术家。像你说的这类艺术家肯定占绝大多数,但他们也有他们的价值,毕竟艺术的传承、传播、普及、教育都需要有人去做,这是艺术领域当中的一个领域,他们完全有可能在这个领域中成为有贡献有成就的人,例如徐悲鸿对艺术教育的贡献和成就。当然我们必须清醒,这一定不是艺术创造范畴的成就。
王显顺:这个话题可另行作为一个专题去聊,还是回到你刚才说到的三个认识问题吧。
禹至:人类一直在为两件事而努力,从未停歇:对死亡的抗争和掩饰对死亡的恐惧。这种抗争和掩饰,就是人类文明的原动力,这种动力以信仰为支点,因此,不同的信仰,会带来不同的文明观和文明主张,没有信仰的人,是不存在文明观的。包括人类在内的宇宙万物,都是具有物性、神性和人性的生命体,人类文明的责任是促进宇宙万物及其物性、神性和人性的和谐、相融。
自然科学对宇宙万物的探索仅限于其物性,它的任务是化未知为已知。所谓未知,是万物的本原。所谓已知,是人类对万物的物性及其变化规律的认识。由欧几里得几何空间和笛卡尔直角坐标系的假设形成的数学模型,在描述宇宙万物的物性及其变化规律时以几何空间代替了自然空间,从而也量化了自然。如果我们放弃这两个假设,也就放弃了量化自然以及化未知为已知的机会,宇宙万物将重又回到未知的状态。
王显顺:放弃假设这个思路有什么特别的由来吗?
禹至:没什么特别的,假设而已。它本来就是个假设,放弃假设本身也是一种假设。
一方面,我认为由假设的模型所产生的已知,相对于宇宙中的未知而言渺小到可以忽略不计的程度。同时,我们用这仅有的局限于物性的已知过度地解读了无限的未知,恐难免既有认知体系所不能觉察的谬误,也难于发现和证实人类与大自然之间的矛盾和冲突与之有无关系;另一方面,从古到今的时空观里,对于空间的观念尽管纷繁多样,比如,物质运动的条件之说,物质存在的绝对形式之说,感觉之说,先天直观形式之说……等等,但林林总总的空间观念无一摆脱得了空间与物质的存在的关系。也就是说,物质是依赖空间而存在的。而且,这种观念已然成为一种共识性“常识”在既有的文明体系中起到了主导的作用。但由于这种观念只关照万物的物性,所以它对文明的物质化进程一直起着潜移默化的鼓励和牵引的作用。
基于对文明的反思以及以上这两个方面的思考,选择放弃假设,实则是放弃空间,并由此放下既有的认知,进而建立一个没有空间的时空观,仅以时间这唯一的维度,站在宇宙这一巨大的生命体的立场上,反观人类这微小的生命体,由此建立一种全新的世界观、宇宙观和文明观。
王显顺:这就是你的一维世界?
禹至:算是一个构想吧。
王显顺:这的确是一个庞大的构想。但我仍然有疑问:你从反思文明出发,放弃假设就是为了放弃空间,弱化物性。而放弃空间就是为了从改造时空观开始建立一种新的认知体系,最终目的是探索艺术对文明的引领,追求非物质化的境界。要知道,几何空间维度作为一个知识点,只有极少的人对它有完整的认识。那么对你这个放弃本身,就会因缺乏认知基础而难以被接受。这是其一。其二,你说到放下既有认知,如何放得下?多少代人从小喝下的心灵鸡汤滋养着心灵,早已融入血液里、骨髓里成为生命里的组分,能放下吗?其三,你的认知体系与艺术是怎样关联起来的?先不说引领,这种认识如何能成为让人们接受的艺术?
禹至:我几乎要打断你的话对你说谢谢,因为你提了一个非常棒的问题。
关于难以被接受的问题我想过,而且我不止想到你所说的缺乏认知基础这一个原因,还想到更多别的原因,但我恰恰认为这是可贵之处。一种新的意识和观念在产生之初,一定是会经历一个认识和接受的过程。既往的知识体系以及认知经验、审美经验都产生于既有文明体系之下并固化为一种原理,所能接受的意识观念和艺术理所当然只能是既有体系及其原理下的寄生物,如果一个意识观念和艺术一出现就被这个体系所接受,那它的创造性、革命性和时代性就值得怀疑了。这么说吧,我宁愿这个构想是为下一代人所做的思考,因为我相信这是一个指向未来并有益于人类的思考。
关于放下认知的问题,这是对一个探索者的要求。对我这个构想而言,只是对我自己的要求,我没有要求别人放下认知。放得下放不下那是探索者个体的事情,关乎学识素养和思辨精神,也关乎曾经拥有多少,不曾拥有何谈放下?所以,这个问题用不着多谈。
关键在于你最后一个问题,这实际上是一个转化问题。从认识到艺术呈现的转化是一件特别艰难同时又特别有意义的事情。
但是,我所思考的转化其实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复杂,我前面说过,这仍是一个认识问题,重点在于已知与未知的关系,以及“形”和“象”的关系。我把既有的认知视为已知,我要做的是舍弃已知;我把包括人类在内的宇宙万物的本原视为未知,我要做的是还原其未知并不试图将其化为已知;我放弃空间,万物的存在只与时间相关,因此我要呈现的不是形,而是象,大象无形的“象”。
在我的知识库里,“象”是最富含哲学意味的一个字,它不依赖于空间而存在,它是一种超然物外的真实,它揭示了万物的物性、神性和人性及其相互间的关系和变化。而“形”所能描述的,仅仅是静止状态下万物的物性。
既有体系及其原理带来的已知一直遮挡着未知,也可以理解为是形遮挡着象。那么,去除已知的形,找到未知的象,得到的就是我意念中的艺术的本原,这就是我想要的转化,其本质意义是呼唤一种精神力量,在物质化的生命形式以外的,寻求文明的另一种生命形式。
王显顺:说得太好了!你让我看到了你的担当。
一种文明体系以它的辉煌成果激发了人类的物欲,使人类的神性和人性长期承受着物性的挤压,也使物质属性几乎成了人类文明的唯一属性。在唯物质境地里,人类文明必将带来更大的矛盾和冲突。无论这是体系自带的瑕玷还是人类本性的污浊所致,都将导致人类的不幸,都亟待一种足够大的精神力量来拯救。不敢希冀艺术拥有这样的能量,但你这种探索精神值得尊重和敬佩。
禹至:你过奖了。其实,和你的顾虑一样,我也知道艺术或许没有此等举鼎之力,但能以艺术地方式发问,提出自己所思考的问题,我已经满足。如果能留下一丁点火种,再有人将它点燃,那一定是我此生最欣慰的事情。
王显顺:我想用一句话来归纳你的一维世界:消解物性和原理,倡导人性和神性。
禹至:你还挺能归纳。其实我更希望它是一个时代对艺术的呼唤,这是艺术的一维时代。
王显顺:我祝愿你能实现你的愿望!
禹至:谢谢你的祝愿!谢谢你的采访!

[源自:中国著名书画家网]

关于我们 | 作品代售 | 特色服务 | 专题制作 | 广告服务 | 作品投稿 | 合作加盟 | 信息发布 | 免责声明 | 版权说明 | 网站地图
© 2009-2015 zmsh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93280号 京公网安备11011202001828号
Tel:010-57409427 Email:zmshjweb@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