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专题 > 名人专题 > 教育兴艺,当从摘除标签开始
教育兴艺,当从摘除标签开始
中国著名书画家网 | 时间:2015-07-18 19:44 | 文章来源:中国著名书画家网 | 作者:禹至






电影《非诚勿扰》有段台词着实让人啼笑皆非:
葛优(秦奋):宝马车头放一奔驰的标,恐怕不太合适吧?
徐若瑄(相亲者):能开不就行了吗?
葛优(秦奋):可要是出了故障,奔驰的零件配不上,宝马又不管修,怎么办?这娶老婆生孩子的事情,我还是自力更生吧,不接受外援!
这是徐若瑄扮演的相亲者因意外怀孕而急于结婚,应征约见了葛优扮演的征婚者秦奋,在说出自己已有身孕后,两人的一段对白。
盘 点2012年 全国大大小小名目繁多的画展,类似宝马车头插奔驰标的展览比比皆是。给“波普”加上“超现实”的前缀;在“水墨”头上冠以“解构”;“抽象”的前面,生硬 地写上“当代”二字。等等。甚至毫不掩饰地以“移花接木——中国当代艺术中的后现代方式”为题,堂而皇之地接受“外援”。撇开这些“贴牌”似的展览名称之 下,展出的作品难副其名不说。这种移花接木的行为本身,恰恰折射出中国当代艺术在理论匮乏背景下的尴尬与无奈。任何创造性的艺术主张,只能建立在特定的文 化背景和理论根基之上。而中国当代艺术,其艺术主张含糊混沌不说,所需的文化背景和理论根基究竟在哪呢?
2012年9月,中国教育部颁布了新的 《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目录(2012年)》,新目录依据2011年2月,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第28次会议审议批准的《学位授予和人才培养学科目录 (2011年)》, 新增了艺术学门类。至此,只需再等一年,中国的艺术学子,便伊始得以在独立的艺术学门类之下入学求知。这绝不仅仅是一个说法的问题,一个学科门类的身份地 位,不但意味着这一学科拥有独立的归属,还意味着它具有认识论层面的,独立的基础和前提。而此前,艺术学的头上一直插着文学的标签,就连其一级学科的地 位,也只有20年的历史。中国艺术,之所以一直缺乏完整、系统的学科理论,缺乏自成体系的艺术相关 学说,与其学科地位的尴尬不无关系。首先,容易产生关于起源的混淆,导致对艺术的本原认识和重视不足;其次,对艺术的独立性是一种扼杀,进而伴生膺服为主 的文化工具属性;再者,会误将艺术视为一种附庸,从而削弱了艺术之于社会应有的影响力,和艺术自身的创造力。在这样的背景下,对于所谓的当代艺术,除了移 植西方现成的理论和主义,似乎别无他法。而缺少相应的文化背景和理论根基的移植,其实质无异于“贴牌”,不具创造性,更不属于我们自己。
查阅 美、英、德、俄、日、韩等国的学科设置,无一不早将艺术学列为独立的学科门类。对于教育兴国,和发达国家比,我们起步已经晚了,还走了一些弯路,且仍在 走着极端的路。对于教育兴艺,我们虽呼唤已久,但依然迟来。现在,为艺术学在独立学科门类中正名,并不意味着艺术的地位从此得到提升,这仅仅是一个开端。 但因这一开端来自于教育,其价值却不容低估。因为教育从来都是人类文明进程的动力,是社会发展的旨归,人类对事物的认知,素难离开教育的城郭。教育对人类 意识的干预,拥有无上的擅权地位。无论任何时代任何国度,教育诉求,往往决定了受教育者及其所处的社会的意识取向。将艺术学升格为独立的学科门类,显然预 示着中国教育对于艺术的诉求转变,这种转变的积极之处,也许不能立竿见影,但终有日会带给中国艺术应有的作为。
应该清醒的是,从教育诉求到成果显 现,是一个潜移默化的,漫长的,有如基因传递那样难以抗拒的演进过程。最初的诉求就是一种基因,什么样的基因只能传递出什么样的结果。对此,基于教育起源 的现有认识传递出的结果就是一例。世界上公认的生物起源、心理起源和劳动起源等三大教育起源论,无一不以人类社会为依托,缺失了一个重要的属性——教育的 自然属性。自从这三大起源论奠定了人类对教育的认识,几百年来,人类一直凌驾于大自然之上还不自觉。到了今天,人类文明与大自然的冲突逐渐恶化,恐慌了的 人类只能通过类似哥本哈根会议和多哈会议等呼救似的会议,去呼唤“拯救人类的最后一次机会”。可曾想过,人类文明与大自然的冲突的罪魁祸首,正是这三大教 育起源论。仅有几万年历史的人类,竟以为能主宰拥有几十亿年历史的地球?远在还没有人类的时候,候鸟就已经沿着人类后来才知道的经线迁徙;水母比人类的历 史要长一万倍,几亿年前它们就拥有预知雷雨风暴的能力;树木比人类的历史也长得多,它们老早就在太阳的引导下,学会将自己的身体迎向阳光,去完成其生命所 必需的代谢反应。等等,这些后来被人类称之为“教育现象”的现象,在人类出现之前早已存在。如果人类不贪功,把教育的起源归还于自然,承认教育起源于自然 而发展于人类。那么,教育的属性里,就真正有了自然属性,也就有了从骨子里敬畏大自然的基因,人类与大自然就不会像今天这样以抱着征服的心理去相处,也就 不必惊恐地呼唤“拯救人类的最后一次机会”。
反省之,如果不希望有日要通过什么会议,大呼拯救艺术的最后一次机会,我们就应该借艺术学升格为独立学科门类的机会,从教育入手,注入艺术持续发展中最需要的基因。
2012 年10月20日,第八届全国艺术学年会暨“艺术的演进”学术研讨会在开封召开。会议设四个主题:1、艺术学科的演进与建设;2、中华艺术的传承与传 播;3、艺术研究及其当代转换;4、 宋代艺术及其传承传播。从会议的规模、时点的选择以及与会者的踊跃发言等方面看,无疑是回应教育部新目录颁布的一个很积极的信号。但从预设的四个主题上, 似乎又看不到足够令人振奋的价值和意义。其实大家都知道,艺术发展中亟待解决的问题和值得关注的方面,远不止这些主题。倘若真把艺术学升格为独立学科门类 看成艺术发展的一个新的契机,并加以珍惜,那么,如下两个问题就不该被忽视:1、艺术理论的建立究竟应该在秦砖汉瓦中挖掘,还是在新的时代语境下反思传统 进而改造传统?还是一个不得不重新思考的问题;2、艺术生源问题虽羞于启齿,但务必引起重视,因为这真正关系到“红旗到底能打多久”。许多年以来,因艺术 门类高考的文化分要求较低,因考不上别的门类才转投艺术,将艺术学科当退路的考生俨然不在少数。长此以往,艺术生会不会成为一个智能偏低的群体?尽管“多 元智能理论”能给我们一些安慰,但我们也没有健全与之相适应的考评体系。就现有的艺术生数量和质量而言,要作为艺术的普及教育来看,面不够广。要作为艺术 精英的培养来看,数量又太多而且起点过低。
当然,在中国艺术发展的路上存在的问题堆积如山,上述若干事关艺术教育的问题不过是冰山一角。我们渴望 中国艺术在全世界受到足够的尊重,更渴望中国能成为世界艺术的中心,但这绝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国家正在编织伟大复兴之梦,艺术理应有不可推卸的担当。这是 逐步强盛起来的中国时代赋予艺术的历史契机,教育兴艺,也许可以从摘除艺术头上的文学标签开始。然而,兴艺所需的教育,不单指狭义的学院教育。社会的关 注、时代的风尚以及新时代的人文关切等等,都能构成具有强大张力的教育网络。要摘除的标签,也不仅仅是艺术头上的文学标签。诸如“贴牌”的展览、广告似的 评论以及泛化了的尊称(如大师、学家)等等,一切虚假的,故弄玄虚的的学术外衣和伪艺术,都是该摘除的标签。教育兴艺,当从摘除标签开始。摘除标签,亦即 摘除虚伪,摘除掩盖艺术本原的各种掩体。
禹至  2012.12

 

[源自:中国著名书画家网]

关于我们 | 作品代售 | 特色服务 | 专题制作 | 广告服务 | 作品投稿 | 合作加盟 | 信息发布 | 免责声明 | 版权说明 | 网站地图
© 2009-2015 zmsh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93280号 京公网安备11011202001828号
Tel:010-57409427 Email:zmshjweb@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