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展会展讯 > 中国观念艺术:技术逆袭尚待体温
中国观念艺术:技术逆袭尚待体温
中国著名书画家网 | 时间:2015-03-27 09:22 | 文章来源:新浪收藏 | 作者:严长元





时间剧场(多媒体剧场) 2009年 汪建伟时间剧场(多媒体剧场) 2009年 汪建伟

  本报记者  严长元

  “什么都可以成为艺术”“人人都是艺术家”,从杜尚到博伊斯,自20世纪50年代达达主义开始的观念艺术,以反传统、反艺术、反美学,反对艺术既定的标准为标准,陆续诞生了波普艺术、激浪派、行为艺术、装置艺术、大地艺术和表演艺术等流派。受其影响,中国的观念艺术从20世纪80年代末至今,也经历了近30年的发展。

  厘清当代观念艺术发展脉络

  3月13日,由王端廷与米弗斯担任策展人的“茅塞顿开——中德观念艺术比较研究展”在武汉合美术馆开幕,筛选了在摄影、影像和数字艺术领域相当活跃和具有代表性的12位中国艺术家和6位德国艺术家参展,包括苍鑫、胡介鸣、王庆松、张大力组成的中国摄影艺术单元,邱志杰、汪建伟、杨福东、张培力组成的影像艺术单元,卜桦、缪晓春、吴俊勇、张小涛组成的数字艺术单元,以及安妮卡·卡尔、莫尼卡·迈克尔科、川边穗、彼得·皮勒、索斯藤·布林克曼和沃尔夫冈·埃尔泽组成的德国影像艺术单元。

  从展示内容上看,中国艺术家的作品多是代表作,年代跨度大,既有“85新潮”以来较早期的代表性摄影与影像艺术,也有纯粹借助计算机创作的数字作品,它们从不同侧面展现了30年来中国观念艺术发展的脉络。中国艺术家对生存环境的忧患意识,对社会转型期的文化冲突和人们矛盾心态的表达令人印象深刻。而德方参展艺术家多为“70后”,展示的也多是新作,其所表现出的丰富的视觉想象力和对生活细节的领悟能力令人感动,展现了当下德国观念艺术的创意水平和艺术样式。

  策展人王端廷指出,在观念摄影、影像和数字艺术的创作上,中国和西方艺术家处于同一条起跑线上。随着上世纪90年代经济全球化的到来,中西方在观念和技术方面的相近和相同,使得中德观念摄影、影像和数字艺术有了平等对话的基础。但是,由于观念艺术的展示和宣传尚不充分,我国普通民众对这类艺术的认知度还不够高,且评判知识和理论准备相对滞后,相关学术研究在我国还相当薄弱。他希望通过展览为进一步厘清中国当代观念艺术的发展脉络和思路提供一个参考和理论探讨的机会。记者看到,展厅中策展人对每件作品都有非常细致详尽的点评,同时关于数字艺术的背景也在展示墙上穿插着出现,这对于普通公众获取相关知识十分方便、有益。

  媒介转换更需凸显中国身份

  结合展览来看,与最初诞生时相比,今天的观念艺术已经发生了很多变化。批评家孙振华认为,首先是在时态上的不同。当初观念艺术带有很强烈的反对材料、反对造型、反对技术的特点,更多用行为、实物等来表现。如今,被称为新观念艺术的影像艺术、新媒体艺术不反技术,而强调新的数码技术之上的观念表达。其次,观念艺术和影像艺术的单数和复数问题是另一个变化。最初,现代艺术、后现代艺术具有更多个人化倾向,但作为新观念艺术之一的影像艺术,更多表现为复数的艺术,强调互动、强调观众,强调它自身的语言传播,而不再是自说自话,更多时候需要一个团队、一个复数的创作场。

  从表面看,相对传统架上艺术而言,中国的摄影、影像和数字艺术完成的不过是媒介与制作方式上的简单转换——即由“手制图像”转向了“电子影像”,但实质上看,它的关键点还是如何从文化学、社会学的视角切入当下文化中最敏感的问题,并以超越现实的科技图像组合去揭示生活的本质,进而促进中国当代文化的健康发展。如何在充分研究新生媒体的基础上,进一步凸显中国身份——智慧地运用中国图像与中国式的手法去揭示作品观念还是需要进一步解决的问题。

  批评家胡斌提出,一方面,互联网的迅捷发展使得全球范围内艺术的很多问题和表达方式越来越接近;另一方面,这些与数字有关的艺术其独特之处又在哪里?在网络变得不可或缺的语境下,这些问题都考验着艺术家的观念与思想。《黄河》杂志社副社长刘淳提出,中国的观念艺术发展到今天,支撑中国当代艺术的支柱还是观念,如果抛弃了观念,中国当代艺术还有什么?他认为,泛泛来看,30年来中国观念艺术的语言方式仍处于西方后现代主义阴影之下,在本土语境里缺少应有的原创性,这个问题值得深思。

  好的观念艺术不应该是晦涩的

  “现实照进评论。”复旦大学教授顾铮以自己从事摄影评论的感受为例,提出新的实验艺术不断产生,使研究者感受到一种紧迫感、紧张感甚至是落后感,从而迫使自己更新知识、提升自我感受能力,“尤其是在云时代、大数据趋势下,影像如何对中国当下社会现实、历史传统展开一种新的对话,形成一种新的信息?”他指出,现在的观念艺术出现了一种玄学倾向值得警惕,这种故弄玄虚的玄学与神秘性是两回事,但在中国的观念艺术里面有一定市场,它既未产生一种理论刺激性,又以此来回避历史与当下现实。无论如何,他认为,好的观念艺术不应该是晦涩的。

  艺术家张大力说:“我们在全世界跑了一圈,现在能够回到故土展示我们的所思所想。我们不仅仅能够在西方展览,现在我们开始用自己的眼光去看世界了。”艺术家王庆松则表示,观念艺术和实验艺术看上去特别时髦,现在也进入了艺术院校。虽然学生们的作品做得很好、很炫、很漂亮,但缺少体温,跟自己、跟生活有关系的体温。他认为,过分强调观念性可能会失去中国自己的方式和文化思考。强调以中国眼光看世界、强调与当下社会的关联性,这是不是中国观念艺术的发展方向?

  展览开幕前夕,迎来了一场以“科技创新”为主题的企业家读书会,30多名企业家兴致勃勃地跟随策展人观看展览,“艺术创新”不时碰撞出火花。哲学出身的合美术馆馆长黄立平感慨地说,艺术一定要靠观念、思想传播去产生影响,这是未来艺术创新的主流和方向,也是合美术馆举办各种展览的宗旨。“过去,我一直讲让当代艺术走向大众,但并不希望用过去大家熟知的审美标准或类似迎合大众的东西去取悦观众,而是希望真正的新思想、新观念通过艺术的方式加以广泛传播,否则它是没有价值的。‘茅塞顿开’的含义也正在此。”

 

[源自:新浪收藏]

关于我们 | 作品代售 | 特色服务 | 专题制作 | 广告服务 | 作品投稿 | 合作加盟 | 信息发布 | 免责声明 | 版权说明 | 网站地图
© 2009-2015 zmsh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93280号 京公网安备11011202001828号
Tel:010-57409427 Email:zmshjweb@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