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名人小道 > 我看齐白石——永远的童心
我看齐白石——永远的童心
中国著名书画家网 | 时间:2014-10-23 15:32 | 文章来源:中国美网 | 作者:秩名





“柔藤不借撑持力,卧地开花落不惊”,这样简单的一句话,含概了齐白石老人一生的处事态度和人格魅力。他常以藤自喻,他画的藤也就如其人。他是天真可爱的,可爱得毫不掩饰。
  齐白石一生游历名山大川,关注一花一草,留下大量作品。他曾经说过,他只画他自己见过的,没有见过的东西他绝不画。正是这样的一种追求,他画的花鸟草虫栩栩如生,画虾无水却在水中游。
  四十岁才第一次出远门的齐纯芝,早年一直是雕花木工,后弃斧斤学画,不管是游历在外还是客居他乡,他的画里总是充满了田园气息,充满了对家乡的眷恋之情,他受吴昌硕影响很大, 但是吴昌硕扬文人之风,过多的表达文人的清高人格。他虽然也学文人画,但是他的画中表达的是对具体情景的回忆与体验。如果说吴昌硕倡导的是一种“绝世姿”的姿态,那么齐白石就是一种“蔬笋气”的姿态。这是他农民文人双重身份决定的,他始终敢于肯承认自己的农民身份。他的画里面寄予了他对以前生活的回忆与感慨。有人说他画的是蔬菜瓜果,是很庸俗的,特别是看习惯了四王的画的人,觉得他的画俗气,不够山水画家来得大气有胸襟。他早年是农民,他的画的题跋就没有了八股文的限制,完全是自己心灵大胆的表现,题材上也就不限于牡丹杨柳四君子,追求雅俗共赏,但不腻于此。画里透着农民的朴实和孩子的天真。这种大气是学不来的。 齐白石活跃在一个动荡的年代,中国历史上一个大的转折时期。整个中国都在一种西化的思潮中,齐白石所在的国粹派与革新派都在极力的想寻求中国画的发展方向,做着至今仍然继续着的论争。然而齐白石却以另外一种姿态审视世界,他做的就是一个纯粹的自己。没有做作,没有虚伪,只有自我。
  一生做画无数的齐白石,大都是画花草,蔬菜,鱼虫。他画的题材之广,别说是大写意画家,就是工笔画家也很难比。他做画的题材都来自农村大自然,从普通的白菜萝卜,到茨菰紫藤,从蜻蜓蝉蛾到鱼虾螃蟹,从牡丹芙蓉到不知名的野草,他都有很深的了解,他的《蜻蜓野草》题跋写到“借山馆后?专井旁秋来常开此花野州也余不知为何名”。齐白石老人对生活的观察是极入微的,他知道什么花在什么季节开放,什么季节挂果,他知道同一种植物生长在南北方的区别,他知道什么虫在什么季节鸣叫,产卵,蜕变。这与他早年在农村生活的经历是分不开的,就像一个初来世的婴儿,对什么都充满了好奇。他将他知道的一些动植物的生活习惯和画法写在了画的题跋中,“两部蛙声当鼓吹”“晴雨可呼乎予尝问汝啼似是呼情呼雨妇可逐乎篱兽之雄者只有汝也”。正是这种好奇,才成就了这位旷世奇才。齐白石一生留下的山水人物不多,但是都是他再看过之后画的。看得出来,他早年的木雕经历给他后来的绘画道路奠定了一个很好的基础, 素材的积累,造型能力的培养都是他后来绘画的宝贵经验。他画的人物画一直保留有木刻画的味道。但是他的山水画一直不受人喜欢,所以后来他很少画山水,特别是到40年代,他的山水可谓是绝笔了。他的山水也是自己心境的一种体验,不管是名山大川,都是他亲自去过的地方。山水简单,大方,甚至是信笔乱图。人们越是看不起他的山水,他就越坚持。率真的他就像一个小孩在和一个不听话的玩具叫劲,那么乐在其中。
  画风淳朴,用笔简练,这是白石老人的风格,有时寥寥几笔却若有神。重笔墨的表现,将
书法融入画中。《秋梨细腰蜂》一画,齐老极粗糙的草纸随便的几笔便是一个梨,一只蜂。《莲蓬葵扇》《花鸟》完全是一个小孩的简笔画,放笔直干,痛快简约,毫不掩饰,近乎粗率。这是一个孩童才有的不做作。他画画是很霸道的,有的时候,他觉得该怎样画他就怎样画,《笔砚茶具》里面的简笔笔砚茶,加上一株精致的兰花。他或许认为这样画很好,他就这样画了。没有过多的考虑,大胆的发挥。翻看齐白石的画册,很少有横页的,几乎是挂轴。我 想这也和他放荡不羁的画风有关,要他画横页精心布局很难,他是感性个性挥发的。
  前半生作为一个雕花木工,四十岁才开始画画的齐白石,作品大量集中的他八十岁以后,他画虾无数,他笔下的虾非常生动,不画水却感觉画面充满了水,纸快要挂不住的饱满了。他画的虾与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几乎所有的虾都是尾左上角,头右下角的动势。似乎看起很呆板,但是玄机也就在这里,他能在这种统一的方向中画出丰富的变化来,是很不容易的。我所看到的齐白石的虾是他1941年以后的作品, 在那以后的十几年里面,他画了很多幅虾,幅幅生动,我最喜欢的是他在1951年画的一幅《虾》虾的身子全在一个方向,那么的灵动,那么洒脱。“辛卯九十一岁白石老人制于京华”,就这么简单的题词,朴实,有趣。
  我将这篇文章起名为永远的孩童,是因为齐白石一直保持着童心,他在1947年的一幅《枫叶秋蝉》里面题词到“霜叶丹红花不如八十七岁白石”,八十七岁的老人,能有这样的情怀,将自己比喻为风华正茂的红叶。齐白石一生很少有人物画。他画里面的人一头白发,却有着孩子般天真的笑容,有着年轻人的状态,表情夸张,诙谐有趣。这与人物的年龄比起来显得很幽默(《东方朔偷桃图》,《搔背土》),他在1953年画的《不倒翁》“秋扇摇摇两面白,官袍楚楚通身黑”将齐老的心理状态写得很清楚。据说他在九十岁左右还娶了个五十多岁的妻子。这是怎样的一种自信啊。在那样的社会背景下,我想中国人是需要这种自信的。总有不欣赏齐白石的画的人,也有对他进行攻击的,他也真是个奇人,他是被人骂而还之以“骂”。但是他不是人身攻击,而是粗率性格本身的显露,是儿童天真的爱和恨。他将自己缺点真诚的说出来,“吾生性多疑”还有点小孩子气的说“我心眼特别多”。我想在他面前我们应该释怀了吧。
  “烛火光明如白昼不愁人见岂为偷”,这就是我眼中的齐白石。

[源自:中国美网]

关于我们 | 作品代售 | 特色服务 | 专题制作 | 广告服务 | 作品投稿 | 合作加盟 | 信息发布 | 免责声明 | 版权说明 | 网站地图
© 2009-2015 zmsh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93280号 京公网安备11011202001828号
Tel:010-57409427 Email:zmshjweb@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