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行情动态 > 文博专家难敌画商原因分析
文博专家难敌画商原因分析
中国著名书画家网 | 时间:2014-05-19 14:14 | 文章来源:未知 | 作者:书画家的好朋友





著名美术评论家陈传席—不少文博专家功底不足人云亦云
 
  “五老”时代的专家,主要的特点就是“专”,他们只看古代书画,现当代的东西一般都不看。而且,以前假画不太多,“河南造”、“苏州造”,每个地方的造假特点很明显,他们一眼就能看出来。现在造假画的人多了,又采用了一些高科技手段,辨伪就难得多了。譬如印章,以前手工刻的,很容易辨认,是最可靠的鉴定手段;现在用电脑做,已经完全可以乱真,就没办法由此入手判断了。
 
  现在的文博界专家,有的是考上大学以后才接触艺术品的,从根基上就不如“五老”那么厚;再有,“文革”期间他们也看不到作品,先天就不太足;后来也没有“五老”那样的机会,国家组织他们到全国各地的博物馆看藏品,因此,后天也无法“大补”,局限性比较大。现在有一些文博界专家,占据着很重要的位置,摆出一副很权威的架势,水平却着实不怎么样—别人说真,他就说真;别人说假,他也说假。
 
  市场上,我认为画商的水平最高。画商跟研究人员不一样:研究人员也就是说说真假,说错了饭照吃,薪水照领;而画商把真的看成假的,那他就没得赚了,如果把假的看成真的,那他就亏大了。那些学不到真本领的画商,只好改行,做得下去的,还是有些真功夫。
 
  如果说画商有什么问题,那就是容易把真的看成假的,因为太过谨慎。其实,对多数画家而言,认真画出来的和随意挥洒两笔的作品,确实有很大的差别。我自己也搞创作,对这点深有体会。
 
  当然,画商的水平主要体现在清朝后期至近现代的书画作品这部分,因为市场流通量大,他们见得多。再往前推的,市面上就少了,特别是宋元绘画,大部分都进了博物馆,有一小部分清末流出了皇宫,但量太少,他们很难看到。因此,古书画方面,文博界专家掌眼还是要好一些,毕竟他们天天接触这些作品,专业性强,精力集中。
 
  著名收藏家朱绍良—鉴定界“五老”都不是文博出身
 
  我们必须承认,“五老”没有一位是文博系统、文博院校出身的:启功是中学毕业的学历;谢稚柳是画家;徐邦达是私塾出身;杨仁恺原来是抗战干部;刘九庵则曾是琉璃厂学徒。但他们经过长时间的社会和市场锻炼,打下了坚实的底子。实战经验加上过眼的博物馆藏品,逐渐形成了他们各自完整的鉴定体系,福泽后人。
 
  而在“五老”仙逝以后,文博界还有没有真正的专家呢?当然有。像王连启、聂崇正,他们的经验依然值得我们效法、学习。那市场上又有没有比较厉害的鉴定人才呢?答案也是肯定的,只不过他们现在还没获得社会的普遍认可。
 
  我始终认为,文博界专家和市场行家应该互通、共融。文博界专家面向的主要是博物馆的真品,现在赝品太多,他们的接触面比较小,只有多和市场接触,才能对造假有与时俱进的认识。为什么文博界专家会在“汉代玉凳”、“金缕玉衣”上翻车呢?就是因为他们不太清楚现代人的作伪水平。古书画也一样,有些东西的高仿程度可能完全超出文博界专家的想象。我就见过有的拍卖行上拍的明明是仿古作品,文博界专家却在后面题满了看真的鉴定结论。因此,今天的文博界专家也需要市场的历练。
 
  有人认为文博界专家高调进入市场领域说话太不应该。在我看来,关键要看专家说话的动机。他们帮助市场无可厚非,但在质疑市场上流通的作品时,出发点一定要端正,不能夹杂私利。而我也始终相信,大部分的文博界专家还是有道德良心的,市场上的多数行家亦是有公正心的。
 
  反
 
  瓷器研究专家、中拍协艺委会常务副主任刘幼铮—文博界专家有其无可比拟的优势
 
  有人说,市场行家的经验是用真金白银换来的,是自己在刀刃上行走得到的,输了就血本无归,因此看东西会特别上心,经验积累很丰富,这的确没错。但因为文物学、考古学都是很专业的学问,商业与学术也不是一回事。所以,文博界专家自有其无可比拟的优势。
 
  文博界专家有什么样的特点呢?第一,有学科体系为支撑;第二,有严格的训练和工作实操过程,一般都是几十年的功底。一些老先生,虽然并未受过学科的系统训练,却在琉璃厂当过学徒,练就了扎实稳当的“童子功”。新中国成立后,这些先生们进入博物馆,在纯粹的学科环境中获得了训练和熏陶。譬如上世纪50年代,国家办了很多学习班,在第一线培养鉴定人员—这个过程是相当珍贵的,业界也都很清楚。上世纪80年代,国家文物局还组织过六大专家到全国乃至全世界的博物馆进行巡查,完成中国存世珍贵书画作品的整理工作,这种经历是花再多的钱也买不到的。当时给这六大专家当秘书的两位年轻人,陪着他们走南闯北历时多年,现在也都步入了顶级专家的行列。但他们非常谦虚、自律,从不显摆自己的学问。无论看什么、说什么都很谨慎,对市场价格,基本上都恪守不发表意见的习惯,充满谦谦君子之风。
 
  当然,文博界专家也会有一些缺憾,他们对市场流通的东西接触不多,眼界上可能受到一点限制。
 
  我觉得其实大可不必非要将文博界专家和市场行家分出高下。走市场的人,赝品看得多,可以把自己的经验分享出来;文博界的专家,真品见得多,可把系统化的理论知识呈现出来,相互尊敬、各展所长,共同形成对文化的合力推动。
 
  我相信,社会对这两股力量所发挥的作用,从不同的角度给予公正客观的评价,才是理所当然的历史主线。
 
  收藏家颜明—拼命贬低文博界专家者另有所图
 
  今天的文博界专家,就算没有“五老”那么权威,是不是就该否定他们的鉴定能力呢?我想肯定不能。现在为什么某些人拼命贬低文博界专家?恐怕是另有所图—为了获得话语权,以利于在市场上便宜行事。
 
  不可否认,不少市场行家接触市场多,买进卖出,眼光确实比较锐利。但就今天而言,市场上还有多少好东西呢?特别是古代书画作品,进入市场的实在是凤毛麟角。好东西大部分都进了博物馆,外人是无法轻易接触到真品的,更不要说上手了;即便有一些真品在大藏家手里,他们也不会轻易拿出来。走市场的人,真品看得不够多不够档次,又如何炼就火眼金睛?
 
  而由于资讯的发达,今天的文博界专家,其实能接触到的东西更多,做学问、搞研究的条件更好,他们的水平可谓与时俱进。当然,任何权威都有犯错的时候,“五老”在世时,他们之间也有很多争辩,对一些作品有人说真有人说假,这很正常—鉴定本来就不是一言堂。
 
  因此,在我看来,无论是文博界专家还是市场行家,交相辉映才是正道,在做鉴定、下结论的时候,关键要有一颗公正的心。
 
  现在的问题是,文博界专家不能说真、不能判假,一旦说假就好像损害了别人的利益。在这种情形下,某些人跳出来质疑文博界专家,想通过否定文博界专家来抬高市场行家,这不是司马昭之心么?市场行家如果被奉若“神明”,危害就相当大了。做买卖毕竟有私心,难保他不会为了生意把真的说成假的,假的说成真的。
 
  中
 
  收藏家梁晓新—兼听则明复合型鉴定专家最稀缺
 
  不得不说,具有国际市场经验的复合型鉴定专家是目前整个古玩业最稀缺的一个环节。因为传统学院派的鉴定知识和手段,已经无法跟上快速发展的市场状况,导致很多文博界专家闹出笑话。
 
  业界都知道,全球的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已经进入了一个新时代:首先,来自中国的购买力日益强大,上世纪留存在欧美收藏家、博物馆、各种艺术机构的中国艺术品又开始涌进火热的拍卖交易市场中,很多从未或久未露面的珍稀品种,纷纷重现市场;其次,造假的规模和水平也因巨大的市场利益驱动而越来越高;另外,大量出土文物极大地冲击了市场,使得传统的鉴定专家、学者们面临着巨大的挑战。
 
  因此,只有将市场规律与专业学术知识相结合,才能全面准确地鉴定古玩。
 
  其实,学术研究和经营买卖完全是性质不同的两回事。文博界专家和古玩市场的行家,身份各异,立场与目的都不同,本来就应该在坚守自己圈子的同时,尝试去学习和了解对方的专业优势,以弥补自己的不足,而不能以自己的标准去研究、评论或经营对方的事业。否则,两个“阵营”必然会产生摩擦与矛盾。
 
  就我自己而言,在研究和探讨古玩艺术品的历史内涵时,肯定会向专家学者求教,翻阅专业书籍;而在做收藏投资的规划时,必然会以拍卖市场的数据和古玩大行家们的意见作为重要参考依据。
 
  可以说,只要进入了古玩艺术品的圈子,无论是收藏还是投资,都需要兼听则明,坚持学习。毕竟,只有自己的眼力和知识经验才是最可靠的。
 

[源自:未知]

关于我们 | 作品代售 | 特色服务 | 专题制作 | 广告服务 | 作品投稿 | 合作加盟 | 信息发布 | 免责声明 | 版权说明 | 网站地图
© 2009-2015 zmsh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93280号 京公网安备11011202001828号
Tel:010-57409427 Email:zmshjweb@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