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评论 > 大家评论赵银鸥:与画面对抗
赵银鸥:与画面对抗
中国著名书画家网 | 时间:2022-04-17 14:46 | 文章来源: | 作者:李伊荣





“打破约束性的条条框框,脱离规范的生存经验,克服麻木的生存状态……作为人来说,我觉得这是一种更丰富的体验,它本来就在,只是原来忽略了。”

赵银鸥个展“天鹅从这儿升起”正于HdM画廊举办,展览由苏伟策划,展出艺术家十余件木刻综合材料作品以及近三年的最新布面绘画作品。

雅昌专稿|赵银鸥:与画面对抗

雅昌专稿|赵银鸥:与画面对抗

雅昌专稿|赵银鸥:与画面对抗

雅昌专稿|赵银鸥:与画面对抗

展览现场

画面中放射状的线条、肆意涂抹的鲜艳色彩、和粗放的形象,没有多余矫饰,直接而不加迂回地冲出画面。在如此浓烈的情感体验下,观者很容易被瞬间冲击的力量打动。事实上,赵银鸥表现的正是不断与画面对抗,与自我博弈的过程。

雅昌专稿|赵银鸥:与画面对抗

《2021.5》,布面油画、喷漆,150x220cm,2021

从2004年至精神病院画画(“精神康复系列”),至2014年去韩国釜山驻留,直面内心的恐惧和不安(“釜山系列”),再到更直观地面对内心(“我与我系列”“我们系列”)。某种程度上,她的创作经验是由外向内的探索,而这种改变不是刻意的,而是在自然而然的过程中发生。“越过极其喜悦的临界点,或者是痛到极点之后,那是怎样的感受?我想这是作为人的体验边界,或者说对自己了解的边界在哪里?”

这种持续不断地发问,让赵银鸥始终处于一种自身的“边缘地带”,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就是不舒服,另外一个词汇叫麻木,因为没经历过,或者说有很多人是因为不想看,不接受。”在她看来,一个人的生命体在世界上是非常微小微弱的存在,但是又很幸运能进入这个世界,要有所经历,不仅是外界的影响,更关乎于个体的生命经验如何拓展。

雅昌专稿|赵银鸥:与画面对抗

《2021.8》,布面油画、喷漆,170x110cm,2021

雅昌专稿|赵银鸥:与画面对抗

《12.2019.W》,木板综合材料,60x45cm,2019

赵银鸥曾在精神病院和康复中心待了近十年时间,起初为了解一位诗人朋友,去了之后发现那里的人生活极其简单,“精神病患的生活就三件大事——吃饭、睡觉、吃药,是一个相对静止的生活状态,甚至连每天待在哪个位置,都是非常固定的,常年如此。”当赵银鸥直面这些沉默和静止的人,她感受到的是没有任何约束规范下的快乐。

这种正常与非正常状态下人的生存状态的对比,给赵银鸥的创作带来了灵感。在创作上,她也会主动寻求突破“舒适区”。赵银鸥毕业于鲁迅美术学院,有扎实的绘画功底,长期学习的绘画技法和审美经验,对她来说反而是需要摆脱的惯性。

雅昌专稿|赵银鸥:与画面对抗

《2020.6》,布面油画、喷漆,150x220cm,2020

雅昌专稿|赵银鸥:与画面对抗

《2020.3》,布面油画、喷漆,150x220cm,2020

“创作是不断与画面对抗的过程。”浓郁的黑色、鲜艳的橙色、厚重的白色等色彩在画布上堆积,形成模糊的团块,我们难以分辨具体的形态,可能是扭曲的身体、圣洁的人,也可能是潜意识中的形象……一幅幅色彩浓郁,线条如辐射般呈放射状,刻刀痕迹鲜明的画面,似乎蕴含着内在的情感力量,穿透画布的二维平面,直达观者。

雅昌专稿|赵银鸥:与画面对抗

《25.2019.W》,木板综合材料,30x45cm,2019

雅昌专稿|赵银鸥:与画面对抗

《19 2019 W》,木板综合材料,45x60cm,2019

打破固有的经验不仅是技法上的,也包括与个人密切相关的感官系统。赵银鸥的创作更多依赖原始直觉的力量,而不是过往的经验。

如何打破绘画的惯性?覆盖是一种方法。反复覆盖修改的过程中,赵银鸥能在一次次近距离接触画面时感受到哪里“说谎”——也就是有其他惯性的经验介入,“比如说画面感、形式感,或者说技术层面等很多因素。我不自觉地会对这个感觉很厌恶。”赵银鸥介绍说,“很多画拍照留存过,后来找不到了,其实是覆盖掉了。”

雅昌专稿|赵银鸥:与画面对抗

赵银鸥,《2021.1》,布面油画、喷漆,150x220cm,2021

雅昌专稿|赵银鸥:与画面对抗

《2021.3》,布面油画、喷漆,150x220cm,2021

另一种方法是转换材料,在使用喷漆这种媒介后,赵银鸥需要改变原来用油画的造型习惯,更加快速准确地创作,也给画面带来更多不确定性。“喷漆和油画的造型习惯不同,它是不可控的,我用的不是特别小的,细的喷嘴,那样的好处是可以把控细腻的感觉,但实际上我想把原来可控的造型习惯打破,这很有意思。”

雅昌专稿|赵银鸥:与画面对抗

《2021.15》,布面油画、喷漆,70x100cm,2021

第三种方式是改变运用材料的速度、节奏和方式。破坏的过程中,身体运动的条件反射会带来偶然性变化。“喷漆的绘画速度也不一样,特别快,因为没办法不间断地停顿,如果不满意,就需要反复尝试。”

雅昌专稿|赵银鸥:与画面对抗

《2021.15》,布面油画、喷漆,70x100cm,2021

对抗和受阻、行动和迟疑之间的相互关系,不仅是创作过程上的,也是艺术家内心与自己的较量。“木刻,纯粹是刀和木板之间的对抗关系,创作时有受阻的部分,再不断破坏它。其中也有自己和自己的对抗性关系。”尽管这种对抗可能永远无法完成,也没有结束,但艺术家的创作也许就是在不断与画面博弈,并且与画中的自己博弈。

雅昌专稿|赵银鸥:与画面对抗

《ca.3.2021》,布面油画、喷漆,40x50cm,2021

无论是面对画画的对象,还是面对自身,赵银鸥内心似乎都有另一个自己,与以往惯性经验中的自己对抗。“当下的创作实际上是与自己身份剥离开了,同时也包含与时间的对抗,用我女儿的话来说短时间内不可能完成的。但是我觉得可完成,如何让它可完成,这实际上就是另外一种对抗了。”

“是人和世界、人和身体之间的对抗,它无外乎会作用到创作时,当你有这种状态,不让理性和技艺去控制你的手,这一部分本能性的感受就会自然而然体现在画面中。每一个笔触的快和慢,大和小,呈现的放射状波纹等等。”

而我们看到的,只是在无数次博弈之后,画布上留下的充满力量感和对抗感的痕迹。因此,尽管还有依稀可辨的形象,但画了什么已不再重要。重要的是对抗的过程。“不是一往无前的,什么都不想,而是有怀疑、有迟钝和对自己的否定、困惑,而且很清晰。”就像木刻有对抗和受阻的关系,“它实际是让你减慢速度,这个过程里你才能明确感受到在困惑什么。我迟疑的和我怀疑的,甚至是愤怒的东西等等。”

雅昌专稿|赵银鸥:与画面对抗

《2021.18》,布面油画、喷漆,70x100cm,2021

雅昌专稿|赵银鸥:与画面对抗

《ca.7.2021》,布面油画、喷漆,40x46cm,2021

暗黑、伤痛、悲苦等等,这些都不能成为概括赵银鸥作品的关键词,在赵银鸥的绘画中,具象与抽象处于模糊的边缘,“不安、兴奋和躁动让自己感觉到存在,这一阶段,我对人有好奇,更在意如何看待我经历过的东西。”


源自:李伊荣

作品投稿 | 关于我们 | 作品代售 | 专题制作 | 广告服务 | 网站征稿 | 版权说明 | 网站地图 | 特色服务 | 合作加盟 | 免责声明 |
© 2009-2021 zmsh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2020032295号-1
广告投放:010-61592339 稿件发布:Email:1498550540@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