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资讯 > 展会展讯“形象的迷思”:关于绘画主体的思考
“形象的迷思”:关于绘画主体的思考
中国著名书画家网 | 时间:2022-03-22 11:27 | 文章来源: | 作者:陈徽





2022年3月19日,具象绘画群展“形象的迷思”在蜂巢当代艺术中心A厅开幕。本次展览由蜂巢策展人于非策划,特别邀请了八位以具象绘画为创作核心的艺术家:段建伟、龚辰宇、七户優、任小林、宋琨、谭永勍、韦嘉、祝铮鸣。每位艺术家都拥有着不同密度的笔触与不同质地的造型,而本次展览正是将他们的创作汇集于此,并呈现艺术家对不同时空中“绘画主体”的思考。

xysYuaDawDFjlKbrXUP6OqHOomx4EXfVbTy8RtXA.jpeg

展览海报

2yb4GkgQVixFlSqeMQkzLVUEsDZ60EzQNz2YHmte.jpeg

MoaV4EZlJ7Yk3diX6syXjG9psbB1hZJtbFJGRSRG.jpeg

kWj14zANro2LdAdxo0yOQFW7LyD17ZpswaE0m3YR.jpeg

展览现场

在史前岩画中,人类形象大量出现。在此之后,“人”成为了绘画史中绝对的主角。穿越漫长而不同的历史时期,人物形象的塑造方式也在不断被打破、推翻、重塑、巩固,并且周而复始。创作者们总能在具象绘画的创作中给自己与观者抛出新的课题。而当知识形态发生变化,又或者之于摄影术的发明,绘画无需服务于再现和写实,艺术家开始虚构与重塑创作的对象。具象绘画有着悠长的历史,并因为象征着传统而不断在被边缘化/重回舞台中反复。

1NmVm9iHiyggmkKFKI7evrUahPKMFU0cA01eEip9.jpeg

展览现场

在这样反复拉锯的过程里,人们对于形象的痴迷似乎已然成为了一种理所当然又不可名状的心理机制。文艺复兴时期的通才学者莱昂·巴蒂斯塔·阿尔伯蒂曾经提出颇为独到而启发性的观点:“人类史上首先进行绘画的,应该是那个变成水仙花的那喀索斯”。他认为,自画像与肖像绘画的起点,从希腊神话中的美少年那喀索斯耽于池水中自身的倒影开始。如果代入当下的语境,那喀索斯似乎扮演了创作者与观看者的双重身份,对于形象的沉醉与迷狂也由双方所共同持有。

本次展览的策展人于非认为,那喀索斯的形象让人想到宋琨的绘画,她所形塑的是一具又一具理想中的躯体,有着闪烁着珍珠般光泽的肤质和即便是冷若冰霜也动人心魄的容貌。所不同的是,这些女性形象似乎从未陷入对于自我的迷失中,她们展现出一种完备的自主性,有着及其明确的、诱人的觉知。

upDjiOcASZzcXAvS2XIsPRY0XDOhXpBPKNHMSBsN.jpeg

展览现场

同样是对于女性形象,谭永勍有着某种相似却又不尽相同的处理方式。在近期一系列的创作里,美杜莎成为了画面中常驻的形象。谭永勍在他的绘画里完成了将美杜莎由女妖到女神的转变。她在单色的绘画中身披雾化的光影,简直令人不可逼视。尽管样貌体态依然异于常人,谭永勍的美杜莎似乎被他注入了人性的特质,完美而令人垂怜,危险而让人忍不住靠近。

JkDDTQsoDnTCmZD2NrrZSQm7vaoAzfkeMd2x2Wk9.jpeg

HPJeJxD6BR5mXkYXu0joeOP65FR5m7eyNs8vcGcP.jpeg

展览现场,观众正在观看谭永勍《金色肖像》

一个形象的诞生从来不是无中生有,而是从被投注了情感的物的介质中浮现而出。甚至可以说,艺术家与创作有关的一切都是围绕着物质来展开的。除却承载着即将发生的未知的空白画布,颜料无疑是绘画绝对的核心。美国艺术史学家詹姆斯·埃尔金斯对此深信不疑,甚至把绘画与炼金术放在了用以比较的天平的两端。他声称物质“使之凝结成自身的影像。画家的脸变成了充满他头脑的物质的肖像”。于非认为,这种绘画的物质性在段建伟与韦嘉的创作中体现的尤为明显并构成了有意味的反差。段建伟的绘画中满是时间的痕迹,他用尽可能轻薄的油彩在画布上反复堆积色层,直至形象逐渐饱满结实起来,而韦嘉追求的更像是在有限的时间内尽可能快速地捕捉人物稍纵即逝的动态所带起的风。

Eq9Fxyc5fMy6FlvZqv1DyFMDKmVw2Of8gIg7uWuu.jpg

段建伟 《蹲着的小孩》  2004 布面油画 132×110cm

18sbZbb2viGCCr10QrJglB32YVnhErKlVEI20Ghe.jpg

韦嘉 《游侠》  2021 布面丙烯 205×300cm

ccJkDndM0xxvZLV3dDNUf07HFqGQVyBW4zQoZmsd.jpeg

fIEUnzoZrvr2uaLxB7jPP9LWgKwBOp8VLwPwKDRG.jpeg

Ibd1So4Xdu5IxwyYde8wm11FrQhXiApP9DRxrt48.jpeg

展览现场

对于一些形象来说,他们需要在故事情节的铺陈中现身,并在戏仿中把矛头指向原型。七户優一直试图链接的是超现实主义的神秘语境,他把形象当作了实现这一目的的道具,让他们在画面中的位置与姿态都富含需要解读的深意。

zoPvY5moMwdNQhg2NA497990N4xxBhCJjBAwsOyN.jpg

七户優 《斑马线上的偶遇》  2022 布面油画  162×97cm×3

n72SHHXe1YrqNcHMZr6ABd0mXm4Tjd3JONrZ4k64.jpeg

观众在现场观看七户優作品

rjIWXR3pMAc5caedSIr4JnxBa0iPrRfC8WFZOuDX.jpeg

展览现场

龚辰宇对于他在绘画中的形象塑造显然有着更加大的开放性,他们甚至可以是任何一个人任何一种身份。

PqR2X4CdJ7ZV7aSngHYDs4XxrHuAiLr4ODqAu65n.jpgzxIPXtt6EKrwPs0PO0lGUuag7Fjv3DkZxZBDpiKq.jpeg

龚辰宇 《偶像-大卫与歌利亚II》  2019 纸本素描 296×197.5cm

这些原型暗藏在艺术史的章节中,而艺术家所做的往往是通过现实中的模特去潜入遥远文本的深处。还有些时候,形象的存在不仅仅关乎形象自身,而是作为一种感悟的通道,去触及某一瞬间的时刻,或是进入一片意识流的时光里。

作为具象画家的巴尔蒂斯一生创作了数不胜数的形象,被迷恋的同时又时常经历误读。他在晚年的回忆录中娓娓道来:“绘画并不是去塑造形象,而是去深入了解,步入秘密的核心”。而这样的理解唯有通过不断的对于形象的塑造才能获知。

对于这一点,祝铮鸣与任小林的绘画似乎有一种意料之外的不谋而合。祝铮鸣对于每一个形象的塑造都无疑动用了最为细腻的笔法,在相似的面容下依旧展示着生命的特殊性。人物连同画中的动物与植物一道构成了通灵的集合体,在相对的静止中超越了此时此刻。

0QYHO8Oiyy0ZMdUyjuWHnLwWLo32Ajs6At8n1Jnk.jpg

祝铮鸣 《青持》  2022 绢本设色 198×115cm

ypiZyUzqHZfyTCsRQtbgmjrqArnxd7Afbk8cnVog.jpeg

展览现场

相对于祝铮鸣所打造的极其致密而完整的形象,任小林画中的人物乃至周遭环境都似乎处于一种碎片化的游离状态。同一物象与同一人物形象的变体在不同的画面中反复出现。正如巴尔蒂斯声称他从来没有真正离开过童年,任小林也总是通过由诸多形象构成的世俗与风雅兼而有之的世界完成每一时期记忆的叠加,与曾经的自己不断对话。

xF5rOpgPKJUI9weZlxfPqbIpr692Ej7o4z2hyXM9.jpg

任小林 《绿竹》 2022 布面油画 100×150cm

sz1JUScZ8L2qemt6JMOclgDIBnrElIWgjit6An6K.jpeg

展览现场

绘画总是与言说相角力。也正因此,绘画作为一种创作行为,本身自始至终有着黑匣子一般的神秘性。唯有当形象向彼此敞开,隐秘的对话通道才随之逐渐显露。从各自的生命经验出发,这八位艺术家在各自的绘画领域塑造了截然不同的形象,并在某种程度上构成了独特的标签。而透过形象,亦能感知到他们彼此相互交错重合的美学追求与知识系统。

CmumWC4iZkShqCa1O8vx9dc7aV5gVLba9YFItKfT.jpeg

展览现场

据悉,本次展览将持续至2022年5月4日。


源自:陈徽

作品投稿 | 关于我们 | 作品代售 | 专题制作 | 广告服务 | 网站征稿 | 版权说明 | 网站地图 | 特色服务 | 合作加盟 | 免责声明 |
© 2009-2021 zmsh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2020032295号-1
广告投放:010-61592339 稿件发布:Email:1498550540@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