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评论 > 大家评论先后四次系统评论,世界级艺术评论家为何如此看重黄建南绘画艺术
先后四次系统评论,世界级艺术评论家为何如此看重黄建南绘画艺术
中国著名书画家网 | 时间:2022-01-13 14:57 | 文章来源: | 作者:冯如意





e63HloeWmq3NWMSmvhakfJ6YSbMBpG3Dhc7VAUzt.gif

理查德·韦恩

  Richard Weam理查德·韦恩是全世界排名前三的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美术系终身教授,是一位重量级艺术评论家。最近,理查德·韦恩第四次撰文,高度系统地对黄建南绘画艺术作出了重要论述。他说:

  “黄建南的每一幅画作都是无与伦比的,看后让人激动不已!”

  “黄建南创造了个人独立的艺术绘画系统,这是世界艺术史上都没有过的一种全新的艺术思维。黄建南创造了世界绘画的一个新的里程碑!”

fw2e83MYqbJGFL2bWAf2OtPDOAKEWO1HiyD5UAgR.gif

理查德·韦恩

  下面是Richard Weam理查德·韦恩教授评论文章中文版节选:

  《黄建南》--近期作品回顾

  作者:Richard Wearn 理查德·韦恩,加州州立大学洛杉矶分校美术系终身教授。

  黄建南的最新系列画作灵感来自对存在主义视野追寻的一生观察和经历。黄建南是一位自学成才的艺术家,他的绘画以一种哲学为基础,他见证了中国一系列的社会、文化变化,他在广阔的中国进行广泛而不懈的徒步旅行获得了洞察力。

  黄建南的绘画源于一种存在主义的生活实践。通常在视觉艺术中,我们认为表达是一种最终游戏,一种明确且可读的内心感受陈述,一种特定事物的表达。通过绘画,黄先生将难以言喻的东西表达出来,一个由回忆、感觉和深度沉思组成的“多元宇宙”。

  黄先生的绘画实践同时扩展了国画和西画的关注点,产生了一种新的视觉语言,这种语言既是两种绘画工艺的内在语言,又是外在的典故和符号条件。黄先生对画面空间的迭代,既是西方现代主义的用意,又是国画的传统。它同时具有典故和字面意义。这项工作是这些方法的成功融合,这些方法通常是分开的。

  黄建南先生的绘画创新并存,在画面的场域上震荡,我们可以穿越的浩瀚动态。当他的图像场漂浮和起伏时,我们得到了轻浮,零重力的可能性。黄先生作品中的振动,其动态处理记录了一种真实而自发的能量。他的亲笔签名以一种类似自然吸引子的方式融合成一种形式。

  黄建南对绘画的掌握涉及到诗意抒情与宇宙观的融合。他的“事物的多元宇宙”被捕捉到对西方绘画的某些风格惯例的彻底重新发明中,这些惯例实际上是该领域的复兴和重新焕发活力。为了发展和扩大他的绘画实践,黄先生确定了非常规空间描绘的未探索可能性,以及对色彩的激进使用的集中运用。在这两种情况下,我们都提供了外围或异位空间的示意图,其颜色振动有时会过度驱动,但与激进的非欧几里得空间进行了错综复杂的校准。黄先生恳求我们进入简而言之,他的空间扭曲是量子视觉更准确的最终渲染。

  黄建南最近完成了一个引人注目的作品,这是一种对空间可能性的新视野,结合他的色彩变化,产生了一组充满活力和迷人的图像。文中特别提到的这组画都是近两年完成的,是黄建南多产的作品之一。在这些画作中发现了一些元素,这些元素证明了与艺术史突破的对话是正确的,以关注这些作品的完整性。 “天道”。《沙漠风情》、《心之罗加》、《量子射线》、《永恒宇宙》、《西域三圣》、《未知空间》都拥有清晰的新形式语言。新事物的决定因素本质上已经成为某种事物在当前结构化条件下无法存在的情况。黄建南的《心之罗加》中经典线性空间组织的瓦解,增强了画面构成的复杂性。空间变得像等离子一样流动,黄建南对色彩的使用进一步乳化了空间并液化了塞尚的程式化复杂性,这已经永远改变了绘画。

JiZHl6cAsoQgPJhsutKMtuSFNJktCzI8Yukkrvph.gif

黄建南画作《心之罗加》

  塞尚专注于图片本身,即画布外部尺寸中包含的内容。塞尚画的画记录了他的感官显而易见的东西,并打破了对结构、平衡和理想主义的启蒙关注。塞尚的画是一幅“遍地画”,它有明显的平面,但仍然具有空间连续性。它不符合传统的古典秩序和组织体系,例如线性透视。

  塞尚的学生布拉克与毕加索合作创造了第一种抽象的分析形式:1911 年的分析立体主义。布拉克和毕加索发现了一种工作方式,在这种方式中,可以颠覆与再现的联系,从而创作出体现新时空感觉的画作,记录了对城市生活的看法,而不是它的表现,而是一种形而上学或早期的体验。

  具有分析焦点的布拉克,结合毕加索更为流畅的人文主义形式,创造了一个新的绘画空间。分析立体主义摆脱了牛顿稳定性的投射,在某种意义上建立在欧几里德的空间合理化之上。布拉克和毕加索创作作品的过程,即艺术家在他们视觉记录主题时围绕他们的主题移动,从而通过时间的运动和经验渲染他们的多面画。主题是持续呈现的,然后成为对以前长期持有的绘画传统的认真重新谈判,在哲学术语中也很明显,被描述为稳定的主客体关系。感知主体与其客体之间的关系是稳定的并且可以预见地不变。

f5wbU8LVUzEE8OY25ZtnukGNojn4FS5WgUluv51H.gif

黄建南画作《三圣》

  立体主义的画面破坏了图像的稳定性,它加剧了艺术的代表性、典故优先性的瓦解。立体主义并不是完全彻底的突破。在立体派图片中是欧几里得几何空间的片段。立体主义的画面可以被认为是玻璃板上的一幅破碎的画面,碎片在臼齿水平上重新排列成另一幅画面。每个片段持有欧几里得空间的元素。

  可以被认为是黄建南对布拉克和毕加索分析立体主义的“出汗”,出现在他的许多画作中。存在的是立体主义空间的合并,即摩尔化的欧几里得场,然后合并和颠覆。与使用这种摩尔化的领域作为整体绘画相反,它已经成为一个模糊的、预结构的空间,从中产生其他形式,这种形式成为绘画的另一个特征。 “三圣”就是最好的例子。三个闪烁的形式从部分擦除或散焦的场中出现,表明先前的刻面结构已经屈服于熵磨损。就好像分析立体主义的框架被停用了,那个时间和空间属于另一个时间。黄建南在《三圣》中对颜料的处理和对色彩空间的理解,与他的图像场景产生了不协调,从而延续了他作品的宇宙感。

  向立体主义学习,意大利的未来主义画家--Balla, Severino,整理出一种构图装置,它可以保持多维的活力,与 19 世纪后期量子力学新兴领域发现的超现实平行青少年,和 1920 年代初。内部螺旋状、漩涡状的构图是一种有意识的重新发明,试图将绘画重新编程到未来,需要脱离欧几里得灵感的画面。

  分析立体主义的实验几乎总是在单色调色板中进行,无论是赭色还是灰度。没有颜色是一种还原 - 图片变成了理论空间情况的模型,立体主义空间的示意图或图表。颜色的缺失会使我们远离我们,灰度将图片与我们的彩色现实拉开距离。通过这种比较,我们看到了黄建南如何找到一种用颜色创造新空间的方法。他的《心之罗加》和《三圣》在空间上大量使用色彩--超越了我们发现色彩用来破坏和改造画面空间的不太具代表性的作品:《梦中的高原》、《沙漠》风格“和”天道“是围绕具有空间重要性的强烈色彩排列而形成的绘画。

A55HcB4kk2mP95klYBEHmVJswYB6uEiPdJn5jtjF.gif

黄建南画作《梦中的高原》

  在绘画方面,色彩的时间性是正式讨论中一个被低估的组成部分。通常,画家的作品具有符号学的时间性,某些颜色与某些风格的历史时期相关联。美国抽象画家约翰·里德 (John Reid) 在 1990 年代表示,他对未来 6 个月的色彩感兴趣。黄建南精通色彩放大,这是他作品的关键空间和时间属性。他的颜色使用并非基于参考的颜色符号学历史,而是一种正式使用,已经建立了自己的正式校准、实质性和实质性的认可和先例。值得一提的是,科学揭示了颜色是一种更为复杂的现象,因为技术允许对颜色行为进行更深入的研究。

OxgMFKEpzukZ9hyVJzlBfka59R9haljkyZNlfkhm.gif

黄建南画作《天道》

  很有可能会争辩说,绘画中色彩的形式共鸣受到艺术中”自然主义“倾向的制约。 1920 年,包豪斯的 Johannes Itten、Josef Albers 和 Kandinsky 创立了色彩理论,将色彩编入了二元结构,该结构由互补色的概念形成,每种颜色都由与色谱相关的对立面定义。伊藤、阿尔伯斯和康定斯基代表了较旧的色彩理论,为 20 世纪的绘画设定了调色板。

  源自亚里士多德的色彩哲学在很大程度上被认为是次于材料或物质的首要地位。这也增加了对颜色的互补/二元理解的约束和延续。颜色,在绘画中,正如它在分析立体主义中的缺席所证明的那样,没有被视为稳定或客观地定义形式。

  唐纳德·贾德 (Donald Judd) 在他 1994 年的艺术论坛论文中写道:“颜色的某些方面一般,特别是红色和黑色。”对于艺术家来说,一开始的一个基本问题是,虽然色彩在他们的作品中至关重要,但色彩的发展是一种力量,关于色彩的信息是广泛的,并且以多种形式出现,部分是技术性的,部分是哲学性的。技术信息在需要之前是不相关和无趣的。这种哲学很少适合。艺术家可以提前学习多少是有限度的。艺术家只是一步一步地进入未知,而对色彩的特殊知识存在且浩瀚;世界的细节是无限的。这在紧急情况下是压倒性的。颜色很难学,因为很难知道什么是有用的。细节必须是艺术家自己的。“

  黄建南的颜色很特别,也是他自己的。它有时是迷幻的,神志不清且具有攻击性。他的色彩是对图像空间的重新评价所固有的,因此具有时空特征。野兽派画家、早期的马蒂斯、德兰是黄建南的合适先例。所使用的颜色并置的强度和复杂性,以及将观察到的和可识别的转化为梦幻般的迷幻渲染是野兽派印象派激进扩展的标志。野兽派在绘画中赋予了新的构图和风格功能。黄建南的《梦中高原》、《沙漠风情》尤其加速了野兽派色彩范围,完全摒弃了自然主义色彩参考,电子色彩--洋红色、电蓝色、绿屏绿色现在很常见但不被接受为自然主义,而且确实不是这样教的。这两件作品都令人难以置信,因为理性绘画即绘画取自传统观念并对其负责会认为这种量级的色彩缺乏可信度。颜色不仅对这些作品的空间属性至关重要,而且还重新定义了我们超越预设限制体验世界的能力。这是黄建南的生动,建立在他目睹了地球和外星自然视觉现象的广阔视野,具有深邃的崇高之美。

OqCjb074KqnWHRrxOzk7dJdFhPZ7Z4hgacPrgTJN.gif

黄建南画作《沙漠风格》

  野兽派的这些属性,加上立体派的空间实验和意大利未来主义者的补充工作,构成了一套有用的西方先例,从中可以对黄建南的绘画进行相关的历史性理解。

  除了西方现代主义艺术的突破性运动立体主义、未来主义和野兽派之外,还有由艺术家阿斯加·乔恩 (Asgar Jorn) 领导的眼镜蛇艺术家 (COBRA Artists) 创作的作品。成立于 1950 年代的 Jorn` 与超现实主义和情境主义运动有关。与超现实主义对心理学的迷恋一致,尤其是潜意识,COBRA 将形成性的童年心理学作为一种真正的表达状态。婴儿、前社会心理学及其产生的表现形式激发了 COBRA 艺术家的灵感。他们的作品无视所有形式的”训练有素“或技术结构。有趣的是,尽管任何技术/组织都遭到彻底拒绝,但他们的画作还是使用了传统的色彩范围。

  《未知空间》、《永恒宇宙》、《三圣》是黄建南在这组画中最直接、最有姿态的。它们本质上在风格上更自然涂漆表面表明油漆已经涂上而不是重新加工的区域,它留下了原始的感觉。 COBRA 艺术家使用的颜色并置保持在传统颜色理论的颜色配置范围内。相比之下,黄建南的调色板是强烈的,但它并没有被自身的重量压垮。颜色过度但不过分复杂,它们被艺术家的控制和一致的方法小心而周到地取代。 Janine Huang 最复杂的图片由图像空间发明组成,但也由强烈色彩的共振组成他的空间扭曲,更准确地渲染了量子,他在中国连续旅行时遇到的多元宇宙。

bmnSBP1MmuyK8riApFbMobwwGB0G4kXhd1z9WZgj.gif

黄建南画作《永恒的宇宙》

  通过他对空间和色彩的创新和激进使用,黄建南向我们展示了他的宇宙观。他的画面是一个巨大的振动场,一个我们被迫穿越的动态广阔空间。为我们提供了零重力的可能性,他的空间是轻浮的空间,每个图像场都在漂浮起伏,就像《天道》和《永恒宇宙》一样,两张图都向我们展示了世界。

czrvjAUTzF3Zfyv2TjcmjE20MLQMiokL0Kqe0xCI.gif

​  在世界中,空间向其他空间展开。那里的色彩强度与其摩尔细节相匹配。黄建南的动态处理记录了一种直接、真实和自发的能量。他的亲笔直接结合成”吸引器“般的形式看似完全随机的形式,但实际上是由非常微妙和隐藏的公式构成的。像所有专注于创新和新视野的成熟画家一样,这种视野表达的最终问题取决于媒介有限性之间的协商,以发现创新和新的审美形式。色彩、空间和物理限制塑造了现代绘画的范围。黄建南对绘画的掌握,将这些关切与诗意的抒情和遐想融合在一起,产生了他的宇宙观。黄建南的记忆和知识的积累不是直接被证实的,而是在各种视觉涌现的过程中。

  他的”事物多元宇宙“概括了西方绘画某些风格惯例的激进化。黄先生确定了通过集中运用激进的色彩来增加非常规空间描绘的可能性。我们被提供了一个外围或异位空间,其颜色振动在表面上被过度驱动,但与黄先生恳求我们进入的量子空间进行了复杂的校准。本质上是宇宙论,黄先生的画唤起了宇宙及其多维的无限--”多元宇宙“。他表达了从他绘画的简单材料中涌现出的无限的崇高和闪闪发光的边缘。

  Richard Wearn 理查德·韦恩

  阿姆斯特丹,2021 年 9 月 11 日。

  文章转载自:今日头条

源自:冯如意

作品投稿 | 关于我们 | 作品代售 | 专题制作 | 广告服务 | 网站征稿 | 版权说明 | 网站地图 | 特色服务 | 合作加盟 | 免责声明 |
© 2009-2021 zmsh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2020032295号-1
广告投放:010-61592339 稿件发布:Email:1498550540@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