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评论 > 收藏指南号称“袖中雅物”的它,为何成为文人墨客追崇的时尚单品?
号称“袖中雅物”的它,为何成为文人墨客追崇的时尚单品?
中国著名书画家网 | 时间:2021-12-24 12:19 | 文章来源: | 作者:孟语





近二十年来,折扇、扇面画都是收藏界的热选,无论成扇、扇骨、扇面,乃至扇坠、扇袋、扇盒等,每每出现都受到藏家的青睐。其实,这种收藏风潮早在明清时期就已成气候。
 

明清是折扇发展的鼎盛期,先起官廷,后及社会,文人墨客等风雅之士更是讲究扇面书画,使之成为民间追崇的一类画种,大家熟知的董其昌、文徵明等书画家在扇面上都有不少佳作,使画坛上一时有“小品胜于大品”之说。

 

不过,大伙知道吗?其实折扇与扇面画并非中国本土发明。最近北京保利与华艺国际等多家拍卖行秋拍上拍了不少精美的扇面画,南京经典更是推出 “扇赋春秋”中国名家扇面专场拍卖,作品或绘仕女佳人,或写花鸟虫草,或书锦绣诗篇,着实惊艳!

 

这不禁令小编想与君手执一扇,闲情逸致,再话折扇风流。

 

 

图片

赵之谦《陶炼野逸册 1865年作 
图源:北京保利2021秋拍

 

图片张大千、宝熙《黄山始信峰》、《宋友归舒城》 
图源:华艺国际2021北京秋拍

 

 

 

01
  明清时期
  折扇开始流行与成规模仿制
 
 

如果说中国团扇传入日本丰富了日本文化,那么,从东边的高丽和日本传入的折扇则直接给中国带来一场关于扇和扇面画的革命。

 

大约在北宋中期,日本折扇与高丽“仿制”的同类产品一起传入中国。据《宋史-日本国》记载:“桧扇二十枚、蝙蝠扇二枚。”在明代,日本折扇大致由贡品、朝贡贸易、海防官兵缴获等渠道流入中国。那时候日本折扇属于较为珍贵的奢侈品,也只有皇室贵胄等精英阶层才能享用,比如苏轼、王诜、米芾等士大夫当年都无比青睐于日本折扇。

 

不过折扇虽是宋朝传入,但大批量仿制生产却是在明代。折扇得以在明朝兴起还得归功于中国折扇文化推动者———朱棣。

 

图片

 

在明永乐时期,明成祖朱棣十分钟爱折扇舒卷自如、携带方便的特点,于是命朝廷工匠大量制造,并将其作为御赐之物赏赐给下官近臣,自此,上行下效,折扇开始在民间流行起来,慢慢成为一种大规模的文化现象。

 

 

宫廷的折扇仿制不仅制作讲究,并且双面都有宫廷待诏执笔的书画,这也是借鉴了当初日本贡扇上的绘画装饰。不过可惜,永乐宫廷的折扇今日并无留存,但是宣德年间折扇还保留了原来的装裱,得以让我们窥见原来的宫廷扇样貌。

 

图片

明 《松下读书 朱瞻基 故宫博物院

 

 

 

 

02
   收放有度
   人社交的时尚雅玩

 

 

清时期折扇的流行也让折扇画兴起,明清时期文人墨客精于此道者,灿若繁星。传世的许多经典明清折扇画,更是后世赏习、研究、临摹、借鉴的范式与楷模。

 

不同于团扇,折扇的扇面上宽下窄,有开合褶皱。折扇的扇面绘制便更加讲究,常需依扇骨、依褶皱安排画面布局。相比较而言,更加贴近中国画本身重意境轻写实的方向。

 

如前面提到的这幅《松下读书》折扇画(两面皆有画),其中一面为“松下读书”,将当时宫廷主流山水进行缩小变型,使其适应于弧形扇形面。作品构图仍与卷轴画的《武侯高卧》《静听松风》相似,但尺寸缩小,立轴式构图也变成弧形构图。折扇画面虽然变形,牺牲了山水空间的自然感,但是利用扇形的舒展性扩大了画面空间的开展感。

 

 

卷轴画 南宋 马麟《静听松风》

 

明清的折扇不仅制作工艺大幅提高,还得到颇多文人的青睐,成为他们社交生活中的重要角色,他们纷纷在扇面上写诗作画,并用来作为礼物赠送友人。尤其是明后期以苏州为主的江南地区,制扇工艺高度发达,留下了许多具有江南特色的扇画及扇书。明末画家文震亨在其著作《长物志》中云:“姑苏最重书画扇……素白金面,购求名笔图写,佳者价绝高……纸敝墨渝,不堪怀袖,别装卷册以供玩,相沿既久,习以成风,至称为姑苏人事。”

 

图片

文徵明 《山水册页之三》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图片

文徵明 《山水册页之一》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当年声名煊赫的“吴门画派”扇面作品,现如今拍卖价格已达百万、千万元,比如沈周、文征明、唐寅、仇英、祝枝山等扇面画。其中,吴门四家之一的沈周,作为苏州文人圈中盛名一时的画家领袖,他无疑是折扇山水画领域的一位大师。如今我们依旧能够看到他留下来为数颇多的折扇山水画,比如他于1489年创作的《秋景山水图》,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

 

 

 

沈周 《秋景山水图》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沈周这幅扇面山水的制作,继承了像宣宗宫廷制扇《松下读书》所形成的图式。但是,在同一相似的图式之下,《秋景山水图》已经缺失了像御苑一角的精致小景的描绘,取而代之的是山中隐居的质朴主题。沈周的这幅《秋景山水图》也可看作是当时文人生活的一种图像记录。

 

便于携带、把玩的折扇,自然也成为当时风雅之人相互馈赠的随身物品。像沈周这一类的折扇扇面画,大多数都是当作赠人的社交礼物。那么,沈周的这件扇面山水究竟是要赠与何人?大伙不妨猜猜~

 

 

 

图片#p#分页标题#e#
明 沈周 《树荫垂钓》

 

 

图片

明 陈继儒 《水墨溪山》

 

图片
明 仇英 《花岩游骑》

 

 
明 董其昌 《秋山积翠》
 
图片

明  几何纹金笺洒金漆竹骨折扇 上海博物馆藏

 

到了清朝,折扇在文人官员间的使用更加频繁。乾嘉以来金石学大兴,清代及第的状元们乐衷于以自身扎实的书法功底在扇面上写诗作画,表现自己的博学多才和显贵,以此馈赠亲朋好友使他们颇感荣耀。这一时期流行的扇面艺术被称为“状元扇”,是清代独特的文化现象。
 
图片

清 任薰 花鸟扇 南京博物院藏

 
 

清 张风《读碑图扇页》

 

图片

清 高翔《临倪瓒竹树小山图扇页》

 
扇子本是消暑之物,可与文人士大夫相遇,盈尺之幅便有了大文章。不论是作为扇面山水的创作者、使用者、抑或是观看者,扇面画成了他们这些精英阶层彰显身份的代言品,此外,还有隐藏于山水画面背后的一种文士隐居情怀与高雅风骨。
 

 

03
  市井也流行
  扇画收藏成为重要门类
 

折扇至明中晚期,已非贵族士大夫专属。《名公扇谱》的流传使扇画山水进一步在市井阶层普及。名公扇谱》由孙克弘、陈淳、文震孟、吴炳等画,张成龙选辑, 万历间武林金氏原刻,计四十八幅, 有山水、花鸟、人物等。

 

图片

 

《名公画谱》册页

在仇英《清明上河图》和明代佚名《皇都积胜图》中,都可以看到当时市井中折扇盛行的情景,甚至有专门性制作折扇的人员和商铺。

 

图片

明 仇英《清明上河图》(局部)   辽宁省博物馆藏

 

图片

明 仇英 《清明上河图》(局部) 辽宁省博物馆藏

 

图片

明 仇英《清明上河图》中的制扇铺 辽宁省博物馆藏

 

一把小小的折扇上,可以将名人书画、名家雕刻、名家做工这些传统艺术的精髓凝聚在一起。无论是文人们附庸风雅,还是藏家们拿来把玩,都是一件风流之事。除了成扇外,独立装裱的书画扇面作品也逐步成为重要的形式,并成为一种文化风尚。

 

在近年的艺术品拍卖中,明清、近现代书画扇面因形式雅致、尺幅袖珍而受到较多藏家的青睐,扇画收藏也成了书画艺术收藏中的一个重要类别,尤其是明清名家扇面一直高价不下。如今藏家对这种“袖中雅玩”的喜爱,绝不亚于当年的沈周、文征明等文人骚客。

 

图片
明 丁云鹏 《调鹏图》

 

源自:孟语

作品投稿 | 关于我们 | 作品代售 | 专题制作 | 广告服务 | 网站征稿 | 版权说明 | 网站地图 | 特色服务 | 合作加盟 | 免责声明 |
© 2009-2021 zmsh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2020032295号-1
广告投放:010-61592339 稿件发布:Email:1498550540@qq.com